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树德务滋

csshen523的博客

 
 
 

日志

 
 

我的读书  

2009-11-12 11:18:08|  分类: 街谈巷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我的读书

我的读书,‘浅’而‘陋’。人家说:贪多嚼不烂。我基本嚼都不嚼而‘囫囵吞枣’、‘猪八戒吃人参果’。我是‘蜻蜓点水’、追求的是‘到此一游’。‘一目十行’地看书中的情节,不注意其中的描写、对话、结构,更不论技巧、手法,看到结果就完成。基本不注意书中的名字,特别是外国文学中的名字我只区分是‘甲’或‘乙’。加上记忆力不好(我短期记忆力较好、可应付考试等),我书读了不少,却没有什么留在肚子里。直到现在想要写一些文字,才发现由于自己没有词汇和典故,有想法却写不出、写出来也干巴巴,一点没有味道。看到人家‘生花妙笔’写出来的‘字字珠玑’的锦绣文章,真不知道他们肚子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货,直感叹自己的文思似‘公鸡’了。

我的这种习惯,是从小就养成的。

小学45年级,我向九城堂兄借了一本‘朝鲜民间故事选集’、大约100多个故事,天就归还了。玲娜姐很奇怪,说这么快就读完了。她抽了一篇的题目问我,我简述了它的内容。

初中在外婆家,看到‘封神榜’,花了几个小时翻了一下。印象深的人物是‘姜子牙’和‘土行孙’,其余神仙名字大都没有记住。‘土行孙’本事不大,一遇到事就钻地‘遁’去了,好像在里面起了一个‘通风报信’‘穿针引线’的作用。里面打斗的模式总是这样:甲将乙打败,乙就上了‘封神榜’,再请乙的师傅丙与甲打,将甲打败,甲又上了封神榜,于是甲的师傅丁又与丙战斗,周而复始,全部都上了封神榜,故事就结束了。我看得索然无味。

读大部头的长篇小说如‘红旗谱’等等,因为大都是同学中传阅,时间要求紧,更是几个晚上就完成。

只有读鲁迅书,虽每篇文字不多,但艰涩而且对背景不熟悉,要读各个注解才能读明白。读国外译文,因书写手法不同,也要仔细用脑才能将前后发生的事联系起来读明白。由于这些书一般是图书馆借的,时间稍宽裕,有兴趣也要用心读,才能领略其精妙和微妙之处,否则就不知所云。

读博友wuran的日志《名字的尴尬》,我浏览了一下,明白了最后一句:“王反現在怎樣了﹖我猜八成又改名字了。改什麼﹖不好猜。其实为的是谜底——‘那位先生的名字成被你猜对了!’后来看到‘你对人的姓名很有研究和欣赏,你对造反派问了一句话,造反派就要查你的出身,我看到后很气愤。’的评点,我才全文读了去理解为什么hd先生会有此感受:被作者婉转的手法‘误入歧途’。

金克木先生在“ 读书”(其一)文中说:“对于书籍的读法,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是读“书’,一是读“人”。正像教书也可以分成教“书”和教“学”一样。读“书”是以我为主,我寻材料供我用,和查考辞书类书的目的一样;所以读的书,也无所谓好坏,凡可以供我利用的都要读。这正是写卡片抄材料的记问之学,学得好时,便是淹博。读“人”却不然:读一人的著作,想见其为人,于是尊之为师,敬之如友,研其思想,学其品行,择善而从,不善则改,所注意的是见解,所学习的是做人,不嫌狭隘,但求贯通。这样读书,结果也许只精读一部全集,但可以受用终身。读“书”能博足以炫人,所失在浅;读“人”而精足以立己,所弊在陋。此外的读书,若不是当课本学技术,就只能算是消遣而已。”

我的读书,有一小部分庶几接近于第一种:读‘书’,其余的就只能算是‘消遣而已’。 由此可知我的读书不会有什么成果:既‘浅’而‘陋’。                                

 林散之先生在『送章敬夫序』中说:“吾友章敬夫读书精训诂,不为世俗之学,而居贫食苦,尤能介然自守,知之者甚少,多谓迂阔而不能通时达变。自来乌江,所就多不合,郁郁不得志。嗟呼!吾固知其必不合矣。夫士生于世,固有其道,道于此者必不能合之于彼。甘困辱,忍饥寒,离世绝俗,以独行其志,老守穷乡,而无所悔闷,斯固有志读书者之常。不然,趋声势,谋功利,窥时俯仰,以弋yi取荣显,名襮bo于亲故,利沾其妻孥,斯亦智谋进取之士。汲汲者之所为也。否则,投于阛闠huanhui,守于畎quan亩,操奇赢以逐什一之利,力勤作苦,以析万亿之登,兹亦足以自饶。若乃志不足以趋时,而趦ziju于纷华之地;才不足以悦众,而嗫nie嚅于侮辱之场;课其利,妻子不足赡shan;叩其学,身心靡所得;……此其所计果何为哉!敬夫有志读书之人也,有志读书之人而处于扰攘rang不可读书之地,迎合世故以为此区区不足赡妻子之谋,奚所取者。嗟呼!吾固知其必不合矣。今敬夫浩然欲归乡里,为长久读书之计,亦可谓知所返矣。谋于余,余恐其之志不坚而他所就,故序其所以,以赠之。”

     我不能像章敬夫先生那样‘读书精训诂’,然而亦‘迂阔而不能通时达变’。‘敬夫有志读书之人也,有志读书之人而处于扰攘不可读书之地,迎合世故以为此区区不足赡妻子之谋,奚所取者。’‘欲归乡里,为长久读书之计’,我却不是一个‘有志读书之人’,不得已在‘为稻粱谋’之中,以‘读书’这‘瘾’来麻醉,或求消磨打发时光。有道是“好鸟枝头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蹉跎莫遗颜光老,人生惟有读书好。”(元·翁森《四时读书乐》),我现在是抑或相信“无事此静坐,有福方读书。”(潘景郑)虽不奢望‘红袖添香’、却期望‘海市蜃楼’。因为实在是无能力和资格、假设有能力也不想:在光怪陆离的的闹市中享受灯红酒绿的声色之乐!

                                      2009630

注:

   今天读《吴祖光新凤霞轶闻录》(吴霜主编)中的一篇回忆吴祖光的文章,说老舍为刚回国不久的吴祖光和评剧演员新凤霞做月老。当时胡乔木要戈杨任《新观察》主编,戈杨请吴祖光采访新凤霞,写了一篇《新凤霞与新评剧》的文章发表在19516月《新观察》第六期上。吴祖光正追求新凤霞,而戈杨无意中做了‘牵线搭桥’的‘红娘’。

不过,当时我所看到的那篇文章不会是吴祖光的《新凤霞与新评剧》,因为我看到的《新观察》是57年‘反右’前后订阅的。

                               2009911日星期五

 (全文完。)

 

    …引敦诚论友朋交游之乐的一段文字,以略见雪芹生前与二敦文字因缘之一斑:

    居闲之乐,无逾于友;友集之乐,是在于谈;谈言之乐,各有别也。奇谐雄辨,逸趣横生;经史书文,供我挥霍,史谓谈之上乘。衔杯话旧,击钵分笺,兴致亦豪,雅言间出,是谓谈致中乘。论议政令,臧zang否人物,是谓谈之下乘。至于叹羡没交涉之荣辱,分诉极无味之是否,斯又最下一乘也。如此不如无谈,且不如无集,并不如无友之为愈也。(『四松堂集』卷五、页7b-8a

    “红楼梦的两个世界”余英时――『敦敏、敦诚与曹雪芹的文字因缘』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