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树德务滋

csshen523的博客

 
 
 

日志

 
 

我的读书  

2009-11-08 09:17:15|  分类: 街谈巷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我读的书

除了课文,我所拥有并读的第一本书是‘丁丁游历北京城’。那是大约我上小学四年级下学期,一个初夏的傍晚。夕阳稍为收敛了一点灼热但仍明亮刺目,我家门前的小街上一片金黄。吃完晚饭父亲带我上街,他一向走路很快,我要一路小跑才能跟上。在新华书店为我购买了第一本书,‘丁丁游历北京城’。回家后我马上打开房间的日光灯,坐在房门口的沙发上读了起来。享受着北窗吹拂来的凉风,宁静惬意。这两组镜头一直深深印刻在我的脑中,几十年来不能忘怀。

大约五年级开始订阅‘少年文艺’,其中有一篇文章“‘没头脑’与‘不高兴’”,说的是‘没头脑’设计的几十层大楼没电梯,到顶楼剧场观剧的人们要一路爬上去,而在剧中扮演‘老虎’的‘不高兴’一直不‘高兴’被‘武松’打死。以后还经常看到这篇文章作为少儿读物发表。

‘小人书’(连环画),我没有买过,但到手的就看,至于看了哪些,已记不清了,‘水浒’‘三国’可能自看小人书开始。

到了六年级,每月一期的‘少年文艺’加上购买的其他几本书,我就有将近二十本书了。这时同学吴平东找我说班级要建立小图书馆,动员我把自己的一批书放到班级里。半年不到毕业了,班级图书馆不了了之。我的第一批书籍就化为乌有。

初中时候,开始有‘林海雪原’‘苦菜花’‘红旗谱’‘青春之歌’等长篇小说。看这些书除同学间借阅,我经常是利用星期天到北大街的新华书店书架上,像现在看连续剧,分几个星期天多次看完。除了涉猎这些‘新时货’,我开始翻父亲的‘古文观止’、‘儒林外史’‘聊斋’等书。而读唐诗宋词,则多半是在学校图书馆借阅。当时‘右派’王赓唐(1949.8-1951.71958.3-1979.9二次在一中工作;19571117日无锡日报二版‘王赓唐是座毒气堡垒’),在我校图书馆当管理员,我去借书,他看到我的名字就说:民盟中央还有个沈钧儒。看我喜欢读古文诗词,就让我进馆内书架上自己选书。

父亲那时还订阅了‘新观察’。该杂志内容很丰富,但印象深刻的有一篇文章:评剧演员‘新凤霞’与‘杨三姐告状’(注)。介绍的是著名评剧演员‘新凤霞’简要经历,以及好吧容易与‘杨三姐’原型见面,体验了解这个与江南‘杨乃武与小白菜’相似冤案的基本素材。记得还配发了新凤霞与‘杨三姐’原型在一起的照片。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新凤霞’这个演员,以后再看到报道是文革后了,她是吴祖光的夫人、齐白石的干女儿,文革中致残,不能登台演出,以原来粗识文字的基础水平写作、画画,超过作家丈夫吴祖光的影响,成了中国作协会员。

外婆家的一本‘牛虻’,我也很喜欢,读了几遍,我特别钦佩牛虻的性格和精神。

高中时,我很爱读鲁迅的书、虽艰涩、要不厌其烦的前后看注译才能看懂,但有味,特别欣赏他的入木三分、一语中的、言简意赅的风格;在下乡支农劳动航船的小窗下、在课余时,我读了大部分的鲁迅著作。

还发生了有一次与同学荣德模为了一本新出版的长篇小说(书名忘记了),经从学校开始,锡惠大桥、五爱广场、西门桥,解放路,胜利门,再到长安桥、经北尖、茅蓬沿河到丁凤鸣同学家,经长安里回家,长途追击的趣事。

我还在市图书馆办过一张借书证,借的多半是苏联的小说如‘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复活’‘白痴’等。

那时,社会上流行看香港电影,票都很紧张、电影开场后仍有许多等候退票者。记得在城中公园的‘大众电影院’一次看一场香港影片(好像是王老虎抢亲之类的),我看到一半,觉得小家子气、索然无味,中途退场了。以后再也没有问津过。而为数不多的‘译制片’,如‘红与黑’、‘三剑客’、‘百万英镑’、‘复活’、‘白夜’、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等几部剧作等,许多人喊看不懂,我却津津有味,基本一场不拉。

大学期间,课外书读得不多,记得暑寒假看过‘一千零一夜’原版英文小说。

文革中无书可读。利用文革刚开始后受命看守‘破四旧物资’的2-3个晚上,在诺大可容纳200-300人上大课的教室里,坐在周围堆满了金银首饰、各种贵重物品的抄家物品中,我读了其中的一本书‘静静的顿河’。在68年‘文攻武卫’的‘逍遥’阶段,仔细读了‘基督山伯爵’‘红楼梦’。武侠小说我在小时候连‘七侠五义’等都没有看过,成人后连续翻过一些如金庸的小说。

以后发配到了苏北小县城。在苏北的几年中,学业无法重振,但对社会上一些奇突的现象,我也思索了好久。因此,我用心地读了“反杜林论”、“黑格尔逻辑学一书摘要”、“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国历史简编”等等书籍。

成家立业之后,业余时间不多。但在初夏时节,早晨起得早、家务完成后还能利用上班前半小时到45分钟时间读书,寒冬的夜晚,也能在桌前或拥被后的灯下,捧着订阅的‘文史知识’或购买的‘唐诗(宋词)鉴赏辞典’等,暂时忘却白天的烦恼。那时就一直憧憬:到退休后,在清凉的晨风、寒夜温暖的小屋灯下,无牵无挂地享受读书的快乐!

基本摆脱工作后,200079日我在无锡图书馆新馆办理了‘借阅证’。B证一次可借阅二本书。一天的生活,除了外出、家务、上网,留一点看电视时间(看电视除新闻外也是看‘探索发现’等记实片、基本不看故事片),其他就是读书了。我意识到,读书像是一种‘瘾’,如同见到吸烟的人,他们一边说话或做其他事,一边会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到口袋里掏烟。我不抽烟,也没有饮酒的嗜好,又不愿意去公园或茶楼、聊家常或发牢骚,陷入到无聊旧事的回忆中犹如‘痴人说梦话’。坐在家里,一空下来手里就想捧一本书,否则就感到穷极无聊,浑身不舒服、无所事事不知道做什么了。我基本一周到图书馆一次,一般是去‘社会科学图书借阅室’借阅一些‘传纪’等有史料意义的书籍,为查资料偶尔会到‘文史阅览室’、‘古籍研究室’或‘报刊阅览室’‘参考文献检索室’。

可是,现在时间有了,条件好了,身体却不行了——‘老眼昏花’。上网加看书、发现视力剧烈下降,读半小时的书、眼睛就酸胀,就要休息一段时间。现在退步到十天去图书馆一次。去年发现‘飞蚊症’,刚开始随着眼睛的转动看到老是有小虫飞舞,仔细寻找却找不到,就以为是一种幻觉。到二院检查,医生讲是‘飞蚊症’,无大碍,亦无法治愈。我明白,除非白内障或发展成其他眼病致盲,这将要伴随我这‘破机器’直到‘散架’。看到一位博友说过:“为了保护自己的眼睛只有舍弃····”可是现在的我却是无法想象如何‘舍弃’?!以后的愿望是:借用放大镜是否还能慢慢读书?然而等到字都看不见时,人就‘不中用’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