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树德务滋

csshen523的博客

 
 
 

日志

 
 

『王者之草 翰墨留香』  

2009-05-18 09:43:42|  分类: 睹物思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自“左宗堂题‘新塍吟花逸史’许羹梅先生‘蘭蕙同心录’”

 

19921027“倪瓉生平、艺术及其影响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无锡湖滨饭店举行,共有40多位学者和收藏鉴赏家(包括谢稚柳、傅申、刘九庵等)带来30多篇论文,参观了“云林故居纪念堂”和倪瓉墓地,29日结束。

1030日我在“江海园”向傅申、刘九庵、杨臣彬、薛永年、萧平等先生求教。上午萧平先生首先开笔为我画了一幅“翠鸟荷花”,随后诸先生纷纷挥毫泼墨。其中傅申先生惠赐墨宝,为我题“悦蘭”室名,落款“壬申秋君约傅申”,因没带印章,仅钤萧平先生“壬申”年号章;萧平走来看到傅申先生的题字,说“沈先生也爱蘭”,立即作蘭花一丛“补壁”,须臾立就,因此时手已活动开了,其作品格外生动飘逸。与傅申题字相映成辉,两件作品受到现场诸位专家一致好评(后均装裱成镜片)

1993年孟夏,我在报上看到一篇文章“张学良赞兰花”(全文附后),除拜读民族英雄张学良将军爱蘭赞蘭的隽永短文倍感精彩外,很欣赏文中题蘭“质秀气清王者之草翰墨留香我赏而宝”之句。为与傅申先生的‘悦蘭’题字相配,我托人请仲许先生(原无锡书法家协会主席)书写上述题句。仲许先生虽年事已高,又病后稍愈,但其隶意书法(四尺横)仍酣畅淋漓,字字珠玑。

               『王者之草  翰墨留香』 - csshen523 - 我的博客

仲许先生在书写前提出,赞蘭一般都是称‘王者之香’,现写‘王者之草’是否有误。我因是报上发表,又是张学良将军为‘中国花卉博览会’贺词全文正式发表稿,不应有疑,坚持请按原句题写。但由于毕竟是转引用文,自己没有查过出处,对此提法是否正确,至今心中一直心有疑虑,感到不踏实。

由于环境限制,加上子女渐大,居室更感湫隘jiaoai,除偶有友人拿出欣赏展玩,几件作品无适合之处可供陈列,只得束之高阁。

今年春,我计划装裱萧平‘蘭’等一批书画,今后正式展示。然而仲许‘王者之草’作品出处不经查实,万一有误,就会贻笑大方。为此,今天我翻箱倒柜,寻找到当年‘张学良赞兰花’报剪,凭此依据,下午去无锡图书馆五楼文史阅览室、七楼古籍阅览室查阅。收获甚丰。

   在文史阅览室,查到沈映东先生于阿肯色州小岩城康卫罗室编著的『倪云林隐迹记』,香港文渊阁学术资料供应中心印行、20003月初版。文中p15页有“若说云林高踪尽在五湖三泖    九十三叟王汝霖书”图版;P156页 “清閟高风  壬申秋君约傅申”、‘云林纪念堂廊下有擘bo巢字为旅美学人傅申教授所书’(该书原注)图版,与我收藏的是同一时间――‘壬申秋’,书写时间肯定仅差几天,也无名号章。沈映东先生在台北联络处为P.O.Box22271;还著有‘于右任寻碑记’‘石鼓奇缘’‘我们的根’等。又查到萧平史克方主编的『倪云林研究』,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出版,为‘倪瓒生平、艺术及其影响国际学术研讨会’前,19928月编定。

在古籍阅览室,很幸运的查到了书号为T77—27788K1184的新塍许羹楳著、竞芳仙馆藏‘蘭蕙同心录’稿本4册,光绪十七年春日手抄,栩栩庵藏;封面‘荣德生先生遗命捐赠’‘善本’两章。4册全手抄,稿本。文中‘自序’称:同治四年百花生日新塍柿林乡小蓬莱吟花逸史羹楳许鼐和书于竞芳仙馆。有多页题字,其中有“质秀气清、王者之草、翰墨留香、我赏而宝(钩线空字)丁卯春日为羹楳大兄  湘阴左宗堂”,“平生只解写梅花、索我题蘭兴更赊、独怪孤山三百树、幻影九畹吐芳葩(钩线空字)彭玉麐”。

至此,真相大白,我心中狂喜。

一是纠正了“张学良赞兰花”剪报原文中错误。

文中称:【…有清中兴名将左宗堂,曾题“新塍吟花逸史”,评羹梅先生“蘭蕙同心录”称:“质秀气清、王者之草、翰墨留香、我赏而宝。”画梅成痴的彭玉麐,也曾移爱题蘭,留有如下的绝句:“平生只解写梅花、索我题蘭兴更赊、独怪孤山三百树、幻影九畹吐芳葩。” …】文中‘许羹梅’误为‘评羹梅’,害我先在五楼文史室查人名时始终未查到‘评’姓。也许是张将军原稿手写,编稿者将‘许’误认为‘评’。

我也正确理解了:‘新塍吟花逸史’即‘许羹梅’,‘质秀气清’为左宗堂题,后面彭玉麐绝句也是同题在‘蘭蕙同心录’上的。如按原标点也可理解为左宗堂的题字是“新塍吟花逸史”,‘质秀气清’为‘评羹梅’先生在‘蘭蕙同心录’中‘称’的;另外绝句也可以理解是彭玉麐在它处所题。而且明白了后有‘翰墨留香’、前就不能再重复用“王者之‘香’”,“王者之草”写之有理有据。

二是‘蘭蕙同心录’手写稿本在无锡,一百多年来经荣德生先生等人收藏,现仍保存完好,实属不易。而且此本精美绝伦,令人爱不释手。

 我的‘王者之草’的疑虑,到此已完全冰释。

                                  2003-10-177001030灯下

                                  2009-5-14修改

 

附:  

                           

 

                            『王者之草  翰墨留香』 - csshen523 - 我的博客

 

                          『张学良赞兰花――贺中国花卉博览会在北京举行』

编者按:由中国花卉协会和北京花卉协会联合主办的第三届中国花卉博览会将于421日至55在北京举行。这一消息在本报发布以后,园艺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国内,北起黑龙江南至海南岛,计有32个省、市、自治区和计划单列市的花卉协会踊跃报名;海外,荷兰、美国、日本、以色列、韩国、新加坡及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园艺界朋友们,也准备把他们最好的花卉产品送至大会展出。

毋庸置疑,本届博览会必将成为一次世界性的花卉生产、科研、销售及信息交流的盛会。

身居台湾、现任世界蘭蕙交流协会荣誉会长的张学良将军,不顾94岁高龄,闻讯后欣然命笔,为本届花卉博览会撰写了贺词,并通过率团来京的世界蘭蕙交流协会会长黄秀球先生带至北京。本报今天全文发表如下:

蘭在中国历史上,是一种品格高超的名花,自春秋孔子自卫适鲁,作猗蘭之操(注1),誉为“王者之香”。

而后历代文人雅士咏歌不绝,左氏不遗梦蘭之征,屈子思君纫蘭为佩,周易更谓:“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是将君子比德于蘭,而非以蘭比德于君子。

骆宾王上张司马启也说:“博望侯之蘭薰桂馥”,又将蘭喻为“世德流芳”。蘭在国人的心目中,可以说占了极为崇高的地位。

花卉的爱好,大致来说,与个人的秉性和品德,确有关连。晋陶渊明独爱花中隐逸的菊,自李唐以来,国人多爱花中富贵的牡丹,而宋周濂溪则独爱花中君子的莲。其实蘭之为品,兼三者之德,又各极其长:王者之香,是富贵之极;容古留芳,是隐逸之最;出淤泥而不染,经岁寒而不凋,它的清介坚劲之美,更非莲所能比拟。因此,凡是痌瘝(注2)为怀,而思以亮节高操,风世励俗的人,莫不对于蘭花具有深切的爱好。

除了文人雅士爱蘭之外,历代名将爱蘭者,亦不乏人,有清中兴名将左宗堂,曾题“新塍吟花逸史”,评羹梅先生“蘭蕙同心录”称:“质秀气清、王者之草、翰墨留香、我赏而宝。”画梅成痴的彭玉麐,也曾移爱题蘭,留有如下的绝句:“平生只解写梅花、索我题蘭兴更赊、独怪孤山三百树、幻影九畹(注3)吐芳葩。”可见蘭的风标,亦能倾倒叱诧风云的将帅。惟独曹孟德,另出一格,独不爱蘭,曹谓:“芳蘭当户,不可不除。”然而自曹魏氏败,而蘭之名益彰,一代之雄,竟不能于蘭而行其志,此所以蘭之能为中国文化史中的一部分,无人能摇撼其地位了。

离却蘭品不谈,即以欣赏的角度来论,蘭花如在深河幽谷,林彰筛地,皎魄当空时,蘭花每一飘放一种清冽的幽香,沁人心脾;如在萧斋静室,凭几晤对,则见其缤纷扶疏,争艳斗奇,如亲良友,如饮醇醪chunlao,令人万感俱消,有潇洒出尘之想。是蘭之为名花,不但足以赏心悦目,更可以陶性怡情,蘭之为用,岂仅在于观赏而已。因此,蘭艺自中国渡海,传至东瀛,进而又扩及世界园艺之林,国人应如何发扬它的幽光,以为复兴中华文化之一助,当有赖有心人士之共同努力。

此次北京举办第三届中国世界花卉博览会,世界蘭蕙之友也将前来交流,这对提倡我国蘭艺文化,深具意义,吾人致表赞同,爰志数语,以资赞贺,并祝大会成功。

1:“猗蘭之操”,琴曲,传为孔子所作。

2:“痌瘝”音tongguan。痌瘝为怀句,是说百姓的痛苦就像自己有了痛苦一样。

3:畹,古代面积单位,一畹约相当现在的30亩。

题头图:张学良先生欣赏自己培育的春蘭。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