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树德务滋

csshen523的博客

 
 
 

日志

 
 

妙文共欣赏  

2009-05-08 10:42:10|  分类: 街谈巷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meid日志读后感之二

在博克才男才女的深山老林里探宝,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几天来累得‘老眼昏花’‘腰酸背痛’。然而收获颇丰,特别是博友meid的两篇文章,如醍醐灌顶、大开眼界,叹为观止。

一篇是meid的‘乱发议论’:《纸尿裤的东西方观念》

我这个人,头发短、见识也短,常常是别人在我的头脑中跑马。看这篇文章,读着读着,自然而然逐渐产生了问题,直到“最后一句,长大后,怎么会反过来的呢?” ——“就是这个问题!”这决不是‘英雄所见略同’,而是作者慎密的思维、不露痕迹的引导,让你不由自主地顺着作者的思路得到的必然逻辑结论,而由作者最后点出,文章也就戛然而止。文章虽短,却让你感到观点的阐述痛快淋漓、神完气足。

更为奇妙的事还在后面:当我写完感言后想看其他日志而返回标题时,发现meid居然没有给标题穿‘纸尿裤’!作者用动画这种现代科技手段,直截了当地表达了文章的观点,然而含蓄、不露声色,极具幽默感。这种表现手法简直是匪夷所思,惊得我直呼‘幸好没有隐私问题’!

我还十分庆幸,没有漏掉作者这种别具匠心的创作手法。否则的话,‘买椟还珠’,meid在‘云端’就会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了。就像‘脂砚斋’评点‘石头记’,不经‘···莫被他混过’的提醒,就体会不到曹雪芹‘草灰蛇线’的深意。

如果说这篇文章还仅是创作手段的新颖别致,那么,接下来我看到的《是放下,还是不放下?》就使我对meid的创作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由于使用了动画的手段,要领略《纸尿裤的东西方观念》的精妙,本人笨拙、无法再现,还得各位自己到‘meid的博克’点击原文。而《是放下,还是不放下?》原文不长,为便于说明,我复制如下:

 《是放下,还是不放下?》

            ——由不老天讲的一个伤感故事,引出的精彩故事(十一)

 讲故事的人:meid

身心都受到伤害的大白狗,最近只觉得心力交瘁。它慢慢踱到草地边上,把下巴搁在前爪上,静静地看着周围的风景。身边呼叫着跑过去一双“耐克”,只见一道影子窜上去,准确地叼住了空中的飞盘——那不是那只爱惹事的贝贝吗?健壮而风流。大白狗立刻想起那只令它恨得咬牙切齿的大黄狗……
     小路上“的咯的咯”走过来一双细高根,后面跟着一只小金毛狮子狗,炫耀着那精心梳理过的一身蓬松的金毛,高傲地放着电……大白狗目送着她的背影,一直等到她拐弯看不见了,还不忍收回他的眼光。他想起了他的莎莎,想起了他的孩子们……
     这时,一双小“阿迪拉斯”跑到他的身边,响起了一个稚嫩的声音:“一、二、三、四、五、六”,大白狗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下意识地举起前爪捂住了头顶……可是,已经晚了!一双“黑皮鞋”大叫起来:“这里有一只和尚狗!!!”
     大白狗的眼前立刻晃动起越来越多的布鞋、运动鞋、皮鞋……现在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只捂在头顶上的“手”是放下,还是不放下?——到底是放下,还是不放下?……” 

全文连标点符号在内仅425个字符。四个小节,描述了三个同类:除了“身心都受到伤害的大白狗”主人公之外,还通过‘大白狗’的眼睛,描述了另外二个同类:爱惹事的贝贝大黄狗、一身蓬松的金毛高傲地放着电小金毛狮子狗,间接地写出了大白狗的莎莎他的孩子们。有声有色地描述了另外一种生物--“人类”:呼叫着跑过去耐克,从贝贝的形象可想见‘耐克’的“健壮而风流”;的咯的咯一双细高根,我们脑中马上就会出现一位精致摩登旁若无人气势轩昂的女士,而且反衬出心力交瘁的大白狗一家羸lei弱灰暗;阿迪拉斯响起的是一个稚嫩的声音黑皮鞋则是一声喝;随后出现的是 “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引自鲁迅《药》)的“一圈布鞋、运动鞋、皮鞋……

 文章《是放下,还是不放下?》的悬念可以从“一、二、三、四、 五、六”、“一只和尚狗”、再结合该文题头图的“六根清净”知道:这是一只头顶上被烫了六个香洞的大白狗(反过来更可证明作者前一篇文章的动画是精心设计确有深意)。我没有读过不老天讲的一个伤感故事的原文,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如此。但可以从它“极力用前爪捂住了头顶”以及“到底是放下,还是不放下?……”极尴尬的局面中看到,这是一位受“墨黥之刑”犹如文革中被剃了‘阴阳头’的‘牛鬼蛇神’,逐出了公众生活,被侮辱、嘲笑、戏弄。这就是‘心力交瘁’‘ 身心都受到伤害’的根本原因,我们可以看到它那屈辱而且滴着血的心灵。

这篇文章我造成的冲击和震撼是无与伦比的。文章虽短,却不是一眼可以‘瞥’完的,需要反复体会、仔细琢磨,从字里行间解读理解它的深意。我第一次读到它,就驻足流连、反复看了几遍,以后也一而再地阅读。我说过,我的文字不足为训,也许‘质’有一点,‘文’就搭不上边,可能自小就偏于‘事实’、疏于‘情感’的缘故,因此‘逻辑思维’有一点、‘形象思维’就很差,对‘作家’就有一种‘神’一样的崇拜心理。我当时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这是转载某位大作家的作品,但黑纸白字:明明写着《原创》、《讲故事的人:meid》,文章的作者就是生活在我们身边一位极普通的博友。(顺便再说一句,meid有写‘狗’的情结,就可能与我喜欢‘鸡’的题材相同,否则,如何理解她写‘狗’的题材如此生动精妙(参见她的日志狗殇)?博友wuran虽然也写‘狗’、但写的是怕狗的经历。)

我极佩服meid的创作能力。相比于我们平铺直叙、一览无遗的‘流水账’文章(如果还可称文章的话),此文言之有物、深衷浅貌、浓缩情智、结构精巧,构思和表达别具一格,层次分明,每一个细节都精雕细刻、意味深长,形象的个性心理特征显而独特。有形象感、有韵味,同时有一定的内在节奏。她以精致的结构、独特的视角,精确生动的描述,从一滴水反映出这个世界的炎凉。以我的浅见,如评选‘小小说’大奖,此文列于获奖作品之林,应该当之无愧。可惜,人微言轻,我不是张艺谋、赵本山,否则、经他们一点拨、meid就会一夜成名。可是谁能保证她不是文坛上的‘李宇春’呢?

我以为最特出的是meid对于我们平常熟视无睹的事和物,能另辟蹊径、以一种我们不易想象的独特角度观察和捕捉其精妙之处,从而将它们呈现在我们面前,展示出她出众的才华。除了在许多她的带动画或漫画的日志文字中发现,也这可从她的日志如《婺源小村外的清晨》或相册的许多摄影作品中体会到。

才华横溢的meid能写出这些文章决不是偶然的。

首先,‘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是反动的血统论、残害了许多人,但家学渊源、耳濡目染却不可否认,meid有优秀的的基因流淌在血管中(参见她的日志《张泾寻根》)。而且,她的女儿经她半天强化训练,就有自己及大家都认为‘满意’的摄影作品(见她的日志三清山风光,可见‘将门虎女’也不虚妄。于是就可预见,这种才华将会延绵不断。

其次,meid后天的努力有目共睹,仅从一个侧面就可窥知:学生时期就参加市比赛获奖(见她的日志《我的鸡、鹅、鸭、鸟》)。

更重要的是,meid坎坷的生活经历磨炼增强了她自学能力和阅历。虽不敢说“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但如果没有长期的积累、深切的体会,会写出《是放下,还是不放下?》极富感染力的文章来吗?

所以,我就敢不知天高地厚的乱发议论;meid的‘鸡、鹅、鸭、鸟’会在若干年后某一天与‘东林书院’的高士先贤们文章比肩而立、齐放光彩!

                  200953星期日初稿   200956日星期三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