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树德务滋

csshen523的博客

 
 
 

日志

 
 

戴学文行之先生——书画金石和文物鉴定专家——09年我所拜访过的五位耄耋老人之三  

2010-02-06 09:01:44|  分类: 睹物思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519日上午820我去戴行之先生家拜访。戴老夫妇身体均可,八十五高龄的戴先生这次谈及文革中商鼎、甲骨、大龙邮票都由自己打碎焚烧。这次戴先生又让我见识了许多书画精品。

认识戴先生是由于我父亲。戴行之先生是我父亲的朋友,戴先生的哥哥与我父亲在同一单位,加上由于有收藏鉴赏书画、古物的爱好与兴趣,很早就结识了戴先生。父亲在世时就谈起过与戴先生的交往,他客厅里挂着一幅戴先生‘兰石图’(题‘风萧萧、歌楚骚,鼓素琴、霜月高’)的四尺横幅。父亲病中还交代过我,要我去拜访一些他的故友或他们的亲人,其中就有戴行之先生。

父亲去世后,19991221与戴行之先生电话联系后,我如约到戴老寓所第一次拜见戴先生。

戴学文行之先生 - csshen523 - 我的博客

位于槐古桥东堍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柴机宿舍区寓所,朴素无华。卧室兼工作室,临南窗一大工作台,二盆蟹爪兰沐浴着冬日的阳光,南墙角上方先太夫人遗像迎门,一见就明白家父照相簿中二帧照片的主人就是戴老。窗外一个两开间见方的小院。戴老说与鲁迅‘百草园’比可戏称‘草草园’。小园东墙下畦qi里,几株山茶苗、‘佛肚竹’正用泡塑盖护;西墙高低错落有致几个小池,因严寒封冻、下面几头金鱼隐约可见;南墙半人高的长方花圃里七八盆兰花,戴老称有沈渊如兰园的韵致;迎阳的房南窗墙下,一盆日本五针松挺拔滴翠。

也许家父为戴老的座上客并能推心置腹交谈,故应门之后,戴老立即将我迎进工作室兼卧室。戴先生对我毫不见外,在一个多小时中,戴老谈文革、谈家庭、谈故友、谈鉴定、谈家学,一个话题接一个话题,使我很少有接口的机会,而且各种知识信息应接不暇。这短短时间内,计开小柜3个、书桌1个,引证各种词典、书籍、照相薄、日记本,林林总总,铺满了工作台。要不是我再三起立表示还有约在身,致歉告辞,戴老仍无停止的表示。一再讲:你浏览一下,机会难得,几年后我不在了,就见不到了。其热情爽直如此。

戴学文行之先生 - csshen523 - 我的博客

戴老1924年出生、原籍常熟,居住无锡已五十多年。擅长金石、书画鉴定,原无锡博物馆首席专家。如明王绂(孟端)的《枯木幽篁图》,人以为假,经他鉴定,确认为真迹。1984年甘露明墓出土了时大彬壶,却无人能识,经戴先生仔细鉴定,发现壶把下有“大彬”二字款,作楷体,再从整体看,无论造型和制作均是上乘之作,遂确定此壶为大彬真迹。

戴先生师从季厚焘及杨无恙yang两先生。早年即开始鬻yu画,得陈从周、钱仲联、冯其庸等人的推崇。现已出版书画选集。戴老让我有幸浏览其先师季丈厚焘得示范画及‘六法心传’题辞署‘八十有一’的手卷。当年一面作画、一面示教,如此高龄,其画作小楷仍丝丝入扣,笔笔神完气足,戴老讲述情景仍仿佛历历在目。

戴老出身城市贫民,文革中仍因夫人‘地主出身’罗列罪名入门抄家,精品大多散失。但现仍保留有青藤白石之精品。冯其庸称:其青藤书画较故宫所藏还精。故我临别见赠名片仅署‘青藤白石之居  戴学文行之’,其市批‘副研究员’省批‘研究员’一概阙如。

戴学文行之先生 - csshen523 - 我的博客

戴老精神极佳。儿子戴春明承父业已能随父外出工作,其篆刻作品也具古风雅韵,我在2003年无锡电视台新闻中还见到过有春明兄赠美国克林顿总统的篆刻作品。其孙女、外孙女也都喜习美术,或读书或已出道,家传有人。

自此以后,我每年都去拜访戴先生。每次都聆听先生讲述做人的道理、做学问的经验。并能得见先生珍藏(特别是书画),大开眼界,许多在博物馆中只能隔着玻璃柜观赏的如雷贯耳名家的作品,现在能拿在手中仔细端详。只可惜我是门外汉,不懂‘门道’,只看‘热闹’。

与先生的把晤交谈,如沐春风。

                                          2009年12月19星期六初稿

                                          2009年12月22星期二修改

 

附:钱仲联、冯其庸先生为戴先生书画集所作的‘序言’:

1、钱仲联先生‘ 序言’

    余届耄年,喜闻戴君行之书画选出版,得先睹为快。戴君书画金石造诣极高,髫年承家学,少年即从江南高士季丈厚焘及诗人画家杨无恙两先生游,潜心攻学书画金石诗文达五年之久,并随季丈涉足於江南无数收藏名家堂馆,鉴定古代书画得以纵览历代名作,视野大开,得益非浅,(为其后鉴定抢救无锡市大量文物打下基础)并于1946年即在其家乡常熟迎旭草堂鬻画以补养生之资。余兴戴君相识较迟,但君为季、杨两老高足早有所闻。“文革”前已知君在无锡市博物馆从事书画,金石等文物鉴定工作。1974年陈从周先生于宣城山中得良材手制成杖相贻,余即请戴君行之刊“从头越”三字铭于其上,并具款识,刻工精到。“文革”结束后,余整理藏品,发现珍藏戴君先师季丈所画扇面十分传神,惜乎画面数处斑剥脱色,特请戴君设法修补,顿还旧观。余甚欣喜,即与书小诗一首相赠送。(见序后)

    戴君所作山水,继承传统而不为古人所束。旷观天下之名山大川,胸藏丘壑,笔下幽巖邃谷,气势雄浑。翠柏苍松,层峦叠嶂,墨瀋淋漓,浓淡干湿,五色纷呈,颇有韵味,得真山真水之助也。其写平远水乡之景,时以青绿、浅绛、水墨、没骨等法相间而成,自出手眼,平淡多姿,匠心独运。花鸟人物走兽皆穷极工巧,涉笔成趣,风格挺健,神韵自然,时以折枝写生,已至高逸之境,天趣横生。季丈曾赠以“六法心传”语,洵非虚语也。行之书法,初以颜柳为基,博采钟张二王之妙。方寸以上书皆悬肘为之,行笔挺秀。草书奔放生动,篆、隶、章、楷则拙朴恬静,笔精墨妙,可见其临池之功力。金石直追秦汉古玺,结体以小篆为形,印文布局,略加增损,体态和谐,别具劲挺古雅之味。《戴行之书画选》之出版,无疑使书画金石爱好者获学习与欣赏之资。于艺苑同道必将起相互交流互补互进之益也。

                                     岁在戊寅正月同乡九十一叟钱仲联序于吴趨。

2、冯其庸先生‘序言’

             丹青不觉老将至  富贵於我如浮云

                               —— 《戴行之书画选》序

   戴行之先生是我的同乡老友,他原籍是常熟,但一直居住无锡,我与他相交已逾五十年。

   行之兄毕生致力于书画金石和文物鉴定,可以说、书画、金石篆刻、文物鉴定是他的三绝。他早岁从著名书画家季厚焘(今啬)先生学、后从著名书画家文学家杨愷(无恙)先生学、所以他无论是书画金石和鉴定,都有深厚的学术基础,因此他后来一出手就与众不同。

    他因为早岁就蜚声艺坛,所以二十岁以后就开始鬻画,并为收藏家作鉴定,当时的润例就很高,到“甲子秋仲”(1984)大诗人钱梦苕(仲联)先生又为之重订润例,并系以诗云:

                             画禅三昧孰闻持,喜尔传灯有本师。

                             为道近来常日损,烟云好助养生资。

                                 甲子秋仲为

                             行之先生画家代订润例系以小诗

                                                 钱仲联

于此也可见其成就之卓著了。

    前些年,我曾为其题临韩滉的《五牛图》。《五牛图》真迹我曾多次寓目,故知行之兄所临,确能得其神韵。由此也可知其画学的根底深厚。因为临摹是中国传统画法的一大关键,古代的大画家无不工于临摹的;大家知道,张大千善于临摹,他临的石涛,令人莫辨真伪。就是不久前去世的大画家朱屺瞻老先生,他也亲自告诉我他临过不少宋元的山水,他后来有如此大的成就,他认为临摹给於他很大的启发,他还把他临摹的巨幅山水拿出来给我看。所以行之兄能临五代韩滉的《五牛图》而得其神韵,应该看作是他的一种极高学养的标志。

    行之兄的画,秀而有骨,清而有神,其山水画风,工细者略似吴门派的文氏兄弟,疏简者亦得梅瞿山,大絛子笔意。总之,清新脱俗,有书卷气,不是画工之画,而是文人之画,尤其是他的题识,无论长题短跋,皆清新可读,诗味盎然,这在当前的画坛上,能作这样的题跋的,也不多见。

    行之兄的书法,他年轻时就能作四体书,就他的楷行来说,也是风标独举,不同凡响。给人突出的印象是瘦而清,逸而韵,扑面而来的是一股书卷气,这种气质,完全是作者内在素质的自然流露,不是外部的工夫可以“做”得出来的。

    行之兄的篆刻亦是独具一绝的,就治印方面来说,其印面多秦汉古意。行刀挺拔,结体瘦劲。就我看到的部分印面来说,秦鉥的风味多于汉印的风味,这与他平时瘦劲的小楷也是完全一致的,这就构成他独特的秀劲的风格,从而超出於时流。从他的治印的边款来说,更富有个人的特色,他的边款既不是吴昌硕、也不是齐白石,就是丁龙泓、赵之谦也都不是,而是他自己戴行之。他完全自由地把他一手瘦而劲的精绝的小楷,运用到治印的边款上,照样劲而瘦,照样具备毛笔楷书的笔意,照样具备毛笔的行款,真正是使石似纸,使刀如笔,这可见他在印治上下的工夫是多么深啊!

    除刻印外,他还有刻竹、杖刻,此二刻一如其治印的瘦劲而洒脱。老友陈从周兄,曾为我制游山杖,杖刻“从头越”三字,下刻款识“陈从周为冯其庸制游山杖屬行之书刻”一行小字,其书法之劲秀,一如笔书,我至今仍视此杖为珍宝,特别是他为梦苕老人所刻杖,苕翁竟报以长诗,诗云:

                  谢家山老苍云封。元气不死胎古龙。

                  卓立精铁撑圆穹。着花千春无醜容。

                  梅叟当日坐诗穷。神物独许精魂通。

                  铢衣拂石劫未终。斥仙遭遇沦焦桐。

                  拂试何来陈孟公。前生嬾瓒将毋同。

                  清閟阁头烟云供。丘壑方寸生华嵩。

                  意匠欲扫狮林空。百园一志归牢笼。

                  更扶塔婆贯倾濛。芒鞵xie忽西辞吴篷。

                  佳人空谷意外逢。谓是不减吴寿筇qiong                 

                  手挽龙须血尚红。攜xie去海角如乘虹。

                  一十二时加磨砻。神光激发斑痕中。

                  夜半惊倒牛斗宫。飞电来搜扃jiongjue工。

                  相哀病榻眠疲癃。九节投下金墉中。                   

                  膏肓二竪shu陡绝踪。人力扶持神无功。

                  老夫狡狯kuai心犹童。未甘困守鱼蠹丛。

                  葛陂一掷云能从。从头去越千万峰。

                  仗而攀登天九重。银桥拄过海荡胸。

                  道逢夸父真英雄。敲日返挂扶桑东。

                  锦袍三语交箭锋。刀齐尺梁随飘风。

                  归来丈室藜烟浓。招邀述圣鉏儒宗。

                  叩胫还治蒙倛翁。

    从周先生于宣城山中得到良材,手制为杖相贻,并倩戴君行只镌“从头越”三字铭于其上,爰赋《梅花杖引》报谢。

                              甲寅重九梦苕盦主於吴门

    为一枝手杖,大诗人梦苕先生竟赋四十一韵的长歌以谢,可见梦老对于此杖此刻的珍爱到何等程度,也可见此杖此刻在艺术上的分量。可以说,为一枝手杖而引出这样一首掷地金声的长诗,恐怕在文学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这真是一段佳话。庆幸的是梦苕老人至今九十以外尚能擕杖健步,这也是此杖之幸,也是从周兄和行之兄之幸!

    行之兄于书画鉴定上也是独具隻眼的,数十年来,他鉴定抢救了数百件文物,其中如明王绂(孟端)的《枯木幽篁图》,人以为假,经他鉴定,确认为真迹,此画遂得以保存,后来在南博展出,并印入《古代绘画联展》的画册中。特别是1984年甘露明墓出土了时大彬壶,却无人能识,幸亏行之兄见到了,经仔细鉴定,发现壶把下有“大彬”二字款,作楷体,再从整体看,无论造型和制作均是上乘之作,遂确定此壶为大彬真迹。大家知道,大彬壶传世极少,我衹见过二件,其一是扬州博物院所藏,六方壶,底款“大彬”二字也是楷书,另一件是故宫所藏,款是用竹籖qian劃刻,可能时间更早于以上两壶。就我所见此三壶来说,以无锡这把柿蒂纹大彬壶最为精致,火候也最为老到,应该说是大彬壶的代表作,也是他最成熟的艺术珍品。如此剧迹,竟然得遇真眼,遂免废弃之运,实是大彬之幸,亦当世之幸,这不能不归功于行之兄。

    我离家已近五十年,与行之兄也已多年不见,我们的好友陈从周兄,已长期卧病更不能相聚,言只慨然!因为久别,于行之兄的成就,所知当不能详,更有未到和未当者,敬请鉴原。然以上所论行之兄三绝,虽系鄙见,实非河汉,幸读者鉴之!

                                        1999年3月31夜1时于京华瓜饭楼

 

  评论这张
 
阅读(108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