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树德务滋

csshen523的博客

 
 
 

日志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2010-08-20 07:39:33|  分类: 睹物思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书画集已出版,昨天刚到,你如果有空就来取。来前打个电话来,我下午要休息一下,可三点以后来。’813日中午12时,在连续38℃的高温桑拿蒸烤中接到了戴先生的电话。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第二天一早(沿途太阳灼热刺眼、气温已达32-33℃),7:45我就赶到戴先生家中,取回了‘戴行之书画集’。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装帧精美的书画集:紫红布脊外加道林纸套,封面钱仲联先生题签的‘戴行之书画集’,底部配戴先生 ‘荷花图轴’局部,清新素雅。书画集由戴春明主编、吴宇华付主编、戴大方装帧设计,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20108月第一版,印数1000、定价360元。我还特意称了一下:整整2.5kg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在‘第一时间’(现在‘第一时间’太烂了、什么都称‘第一时间’···我姑且借用,因为除戴先生的家人外、我是戴先生刚收到后就拿到画集拜读的极少数的人员了)打开画集:层峦叠嶂的山水、五色纷呈的花鸟、拙朴恬静、笔精墨妙的书法都带着油墨的清香扑面而来,直如一帖沁人心脾的清凉剂!

前面都是先生临摹的作品:仿大痴道人、仿黄鹤山樵、仿巨然、仿范宽···可知先生画学的根底深厚。其中,1965年临韩滉的《五牛图》,先生以前为我展示过,这幅连冯其庸先生都赞为‘乱我老眼’的作品,真使我叹为观止。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那‘丙戌(1946年)’‘季瀛山秋山无尽图(六法心传)’手卷,戴先生以前也为我展示过:先生的两位老师季瀛山厚涛杨凯无恙先生都有题跋,又附钱仲联、冯其庸两先生的跋。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1965年临《五牛图》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六法心传》

整个图集前有钱仲联先生的《序言》、冯其庸先生《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序言,在戴先生书画、书法图版之后,又有《附录》:载有先生的《铭刻》、《书画用印》、《作品译文》、《图版目次》;随后又有戴春明、吴宇华《行有余力、则以学文》的戴先生小传;最后是戴先生自己的《后记》。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临《文苑图》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成扇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连‘后学’都谈不上,只是一个外行。对于先生的学养,我只能借助于前辈与大家:

“戴君书画金石造诣极高,髫年承家学,少年即从江南高士季丈厚焘及诗人画家杨无恙两先生游,潜心攻学书画金石诗文达五年之久,并随季丈涉足於江南无数收藏名家堂馆,鉴定古代书画得以纵览历代名作,视野大开,得益非浅。······戴君所作山水,继承传统而不为古人所束。旷观天下之名山大川,胸藏丘壑,笔下幽巖邃谷,气势雄浑。翠柏苍松,层峦叠嶂,墨瀋淋漓,浓淡干湿,五色纷呈,颇有韵味,得真山真水之助也。其写平远水乡之景,时以青绿、浅绛、水墨、没骨等法相间而成,自出手眼,平淡多姿,匠心独运。花鸟人物走兽皆穷极工巧,涉笔成趣,风格挺健,神韵自然,时以折枝写生,已至高逸之境,天趣横生。季丈曾赠以“六法心传”语,洵非虚语也。行之书法,初以颜柳为基,博采钟张二王之妙。方寸以上书皆悬肘为之,行笔挺秀。草书奔放生动,篆、隶、章、楷则拙朴恬静,笔精墨妙,可见其临池之功力。金石直追秦汉古玺,结体以小篆为形,印文布局,略加增损,体态和谐,别具劲挺古雅之味。”——钱仲联先生语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鉴定部分文物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刻石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行之兄的画,秀而有骨,清而有神,其山水画风,工细者略似吴门派的文氏兄弟,疏简者亦得梅瞿山,大絛子笔意。总之,清新脱俗,有书卷气,不是画工之画,而是文人之画,尤其是他的题识,无论长题短跋,皆清新可读,诗味盎然,这在当前的画坛上,能作这样的题跋的,也不多见。

    行之兄的书法,他年轻时就能作四体书,就他的楷行来说,也是风标独举,不同凡响。给人突出的印象是瘦而清,逸而韵,扑面而来的是一股书卷气,这种气质,完全是作者内在素质的自然流露,不是外部的工夫可以“做”得出来的。

    行之兄的篆刻亦是独具一绝的,就治印方面来说,其印面多秦汉古意。行刀挺拔,结体瘦劲。就我看到的部分印面来说,秦鉥的风味多于汉印的风味,这与他平时瘦劲的小楷也是完全一致的,这就构成他独特的秀劲的风格,从而超出於时流。从他的治印的边款来说,更富有个人的特色,他的边款既不是吴昌硕、也不是齐白石,就是丁龙泓、赵之谦也都不是,而是他自己戴行之。他完全自由地把他一手瘦而劲的精绝的小楷,运用到治印的边款上,照样劲而瘦,照样具备毛笔楷书的笔意,照样具备毛笔的行款,真正是使石似纸,使刀如笔,这可见他在印治上下的工夫是多么深啊!

除刻印外,他还有刻竹、杖刻,此二刻一如其治印的瘦劲而洒脱。

····

行之兄于书画鉴定上也是独具隻眼的,数十年来,他鉴定抢救了数百件文物,其中如明王绂(孟端)的《枯木幽篁图》,人以为假,经他鉴定,确认为真迹,此画遂得以保存,后来在南博展出,并印入《古代绘画联展》的画册中。特别是1984年甘露明墓出土了时大彬壶,却无人能识,幸亏行之兄见到了,经仔细鉴定,发现壶把下有“大彬”二字款,作楷体,再从整体看,无论造型和制作均是上乘之作,遂确定此壶为大彬真迹。”——冯其庸先生语

整个画集,凝集着戴先生一生的心血。即使是出版,据我所知,也已至少筹备策划了十年。199912月,遵父亲遗命,我第一次去戴先生家中拜访,我就见到了1998年钱仲联先生为戴先生拟出版画集写的《序言》和1999年冯其庸先生《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的序言,戴先生谢绝了亲朋和学生的资助意愿,坚持以一己之财力,在子女和学生的事务性帮助下(收集资料、编辑、排版、装帧设计、联系奔走),终于完成了书籍的出版,了却了平生的一大心愿。

我也为先生感到欣慰和高兴!

‘戴行之书画集’初睹记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先生一生淡泊名利、不事张扬,很少有人知道在这小街深巷中默默无闻地工作生活着一位金石书画鉴定专家、收藏家、书画家。

衷心祝愿先生夫妇健康长寿!

      2010816日星期一初稿

附:

钱仲联(1908-2003),原名萼孙,号梦苕,浙江湖州人,生于江苏常熟。著名诗人、词人、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国学大师。苏州大学终身教授。

  先生高祖以上皆务农,至曾祖钱孚威始读书为秀才。钱先生之祖父钱振伦,字楞仙,是清朝体仁阁大学士翁心存之婿,协办大学士翁同龢的姐夫,道光十八年(1838)二甲进士,与三甲进士曾国藩为同年,曾任翰林院编修、四川乡试正考官、国子监司业等职。因丁母忧回湖州,不再出仕,长期在扬州梅花书院、淮阴崇实书院任山长。钱振伦是晚清著名骈文家,曾从《全唐文》中选出骈文编纂成十大册《唐文节抄》,自著有《示朴斋骈体文》,张之洞《书目答问》予以“今人《示朴斋骈体文》用唐法”之好评。钱振伦于诗学则曾注《鲍参军集》,后来钱仲联先生又著《鲍参军补注》,祖孙同注一书,珠联璧合,堪称文坛佳话。钱先生之父钱滮,字幼楞,曾与钱玄同(钱先生之堂叔父)跟随钱恂(钱先生之堂伯父)留学日本,亦很有出息,惜患病而中途回国。此前钱氏已移居常熟,钱先生正读小学。钱父边养病边课子。钱先生每日放学之后,其父就严督钱先生抄读祖父著作,抄完一部又一部,再反复抄。钱先生于古诗文亦由懵懂无知而逐渐领悟入门,打下深厚的根底。

  钱先生的祖母翁端恩,字璇华,亦非一般女流,乃大学士翁心存之女、协办大学士翁同龢之姐,擅长诗词,乃一代才女。叶恭绰编《全清词钞》选入其《花阁词》;徐世昌编著《晚晴诗汇》,亦入选其《花阁诗钞》多首佳作。钱先生之母沈氏,乃清代著名诗人沈汝瑾之妹,虽不似其婆母那样才华出众,但亦熟悉唐诗、山歌、弹词故事,时学吟唱,讲述给四五岁的儿子听。钱先生文学的启蒙是在母亲怀抱中完成的。他至今仍记得母亲唱的吴歌:“米饭好吃田难种,鲜鱼汤好喝网难扳。”亦记得母亲吟咏的第一首唐诗是贺知章的“少小离家老大回”那首名篇。

钱先生十四岁的时候诗就写得蛮好了。做学问是因为他进入了无锡国学专科馆专修国学。十七岁钱仲联师范学院毕业后考入了无锡国学专修馆就读,从此走出了常熟,开始了人生新的里程。在无锡国专,钱先生遇到了日后对其学术生涯有重要影响的人物:中国近代著名的理学家、古文家、教育家,原交通大学校长——唐文治先生。

唐先生办的无锡国专主要讲授《五经》、《四书》、《宋明理学》、《桐城派古文》、《旧体诗》、《唐集》、《说文》、《通鉴》和《先秦诸子》,这种环境更加激发了钱仲联对中国古典文学的兴趣。唐先生对学生除教授学问外,尤为重视道德的教育,并以身示范,校园中“栽培树木如名节”的话深深地印在了钱先生的心中,并作为日后几十年教学生涯的准则。

钱先生1926年毕业于无锡国学专修馆,先后任教于大夏大学、无锡国学专修馆、南京中央大学、南京师范学院、江苏师范学院(苏州大学前身)、苏州大学。1981年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审批,先生被评聘为全国首批博士生导师。1986年经国家教委审批,又被评聘为首批指导国内访问学者导师。先生是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成员,曾担任《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卷》编委会副主任、《中华大典?文学典》编纂委员会顾问、《全清词》编纂研究室顾问、《续修四库全书》学术顾问、《全宋诗》编委会顾问,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中华诗词学会及中国近代文学学会顾问,中国韵文学会第一届副会长、名誉会长,中国诗学研究会理事长、苏州大学明清诗文研究室主任、中国近代文哲研究所所长等职,并长期担任江苏省重点高校苏州大学中国古典文学专业首席教授。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84年获江苏省政协委员会“祖国统一、撰写文史资料工作”成绩显著奖;1993年获曾宪梓教育基金会二等奖,同年被江苏省教委定为普通高校优秀学术带头人;1995年被国家教委评为全国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时成果奖;1996年被江苏省教委评为江苏省优秀研究生教师。先生长期致力于中国古典文学的教学与研,长于诗文词赋创作,对明清诗文尤有深湛的研究,著述等身。主要著作有《鲍参军集注》、《韩昌黎诗系年集释》、《剑南诗稿校注》、《后村词笺注》、《吴梅村诗补笺》、《人境庐诗草笺注》、《沈曾植集校注》等。主编有《清诗纪事》、《中国文学家大辞典?清代卷》、《中国文学大辞典》、《中国文学家大辞典》、《近代诗钞》、《广清碑传集》、《历代别集序跋综录》等。其中在他主持下集苏州大学明清文学研究室诸学者之力的《清诗纪事》堪称巨著,获国家古籍整理评比和全国图书学会评比一等奖。先生被收录于英国剑桥国际人物传记中心的《国际人物传记辞典》,1991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2003124日中午12时左右,钱先生因病驾鹤西去,享年96岁。

冯其庸,名迟,字其庸,号宽堂。江苏无锡县前洲镇人。冯其庸192423日出生。中共党员。

冯其庸祖居江苏无锡北乡之前洲镇冯巷,世业农。曾祖父秬香公为国学生,未仕。祖父名湘瀛,冯其庸未及见。至冯其庸父时,家已贫困,饔飧不继,时有日不得一餐者,冯其庸祖母、母亲每常向灶而泣也。每年秋荒断粮,日以南瓜养命,此冯其庸书斎曰“瓜饭楼”之由也。父名祖懋,字畏三,母顾氏。冯其庸父读书甚少,仅通信札,而喜书画,善吹笙,善养蟋蟀,不事耕稼,嗜鸦片,遂至家产荡尽。冯其庸幼时家中惟有祖母、父亲、母亲、姐及冯其庸共五人,孤寒无依,常在饥饿之中。日寇侵华,两兄皆失业归来,益增加困窘。全由母亲操持家计,母亲常为甑中无米半夜而泣,此冯其庸幼年经常痛之事也。  

冯其庸十岁即下地耕作,历十数年,凡田间农事,如插秧、割稻、翻地、种麦、戽水、担肥、收割、无一不能,故双手皆结厚茧。  

冯其庸自幼嗜读书及书画金石,不自知其所由也。以家贫,无册书,皆假之他人以读,于书画,惟能暗自摸索而已。冯其庸读高一时,于无锡邂逅得遇老画家诸健秋先生,先生见冯其庸习作,极称之,以为可教,遂命冯其庸入其画室观其作画。并教冯其庸曰:“看就是学”。冯其庸以是终身不忘。于书法,冯其庸自择欧字,先学《九成宫》、《虞恭公》、《化度寺》,复及小欧之《泉南生墓志》等,其后复临北魏汉隶而上溯《石鼓》,更后则学行草,先临《圣教序》、《兰亭序》冯其庸作品,后复及右军家书,更参以出土之汉晋简牍。冯其庸以为书画之道,精深奥妙,以冯其庸之鲁钝,虽穷毕生之力,亦难造极致也!其时,复蒙张潮象、顾钦伯先生教冯其庸诗词,张先生号“雪颠词客”,以诗词名于当世。曾评冯其庸第一首习作诗曰:“清快,有诗才!”是时冯其庸方十八岁,受吾师之鼓励,遂更痴迷于诗词矣!  

一九四六年,冯其庸考入无锡国学专修学校,从唐文治、王蘧常、钱仲联、钱宾四、顾起潜、朱东润、冯振心、吴白陶、顾佛影、童书业、王佩琤、张世禄诸先生学,除诗词外,于学术遂更有所好。  

19495月在苏南行署工作。   

1950年任教于无锡市第一女中。  

一九五四年,岁甲午,冯其庸虚岁三十二岁,只身来京,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北京,人文之所荟萃,宿学硕德之所聚也。冯其庸于学得闻郭沫若、唐蓝、胡厚宣、顾颉刚、俞平伯、游国恩、锺敬文、王利器张伯驹、夏承焘、季羡林、徐邦达、启元白、侯之仁、黎书、黎澍、李新诸先生之学,于是乃多所仰止而益知其不足矣!惜其时运动不断,冯其庸辄遭批判,其辞曰:“白专道路”“个人奋斗”。至“文化大革命”,冯其庸遂被彻底打倒矣。于艺,冯其庸得于故宫遍观晋唐宋元名迹,后复获交于海上朱屺瞻、刘海粟、谢稚柳、唐云诸老。初在海上时,曾拜识白蕉先生,得观摹其书法,而吾师王瑗仲翁,时时以书法见示,冯其庸自幼即嗜王右军书,由是而稍识王书之径途也。冯其庸于一九九六年丙子离休,时虚岁已七十又四矣,乃得于治学之余,稍亲书画,时有所作,虽书画渐进,而益得知去古人之远矣。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等职。   

1975年国务院文化组成立红楼梦校订组,任副组长,主管校注业务,前后七年,1982年出书。   

1980年、19811982年,两度赴美在史坦福、哈佛、耶鲁、柏克莱等大学讲学。获富布赖特基金会荣誉学术证状。  

198412月由国务院、外交部、文化部派往前苏联鉴定列宁格勒藏本《石头记》,达成两国联合出书协议。后又历访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作学术讲演,均获高度评价。  1986年调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1996年应邀访问德国、法国,并在柏林和巴黎考察两国所藏敦煌、吐鲁番文献。  

199611月离休。   

1998525日至530日,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冯其庸书画展”。   

19988月,冯其庸以76岁的高龄,第二次上帕米尔高原,于海拔4700米的明铁盖山口,发现玄奘取经回国的山口古道,此古道为玄奘回国以后1355年来的第一次发现。冯其庸的这一发现,轰动了中外学术界。   

1998104日至酒泉金塔县访汉代雄关肩水金关、地湾城。105日(旧历中秋节)至内蒙额济纳旗访古居延海、西夏黑水城、汉甲渠候官遗址,对以上各处都作了详细的调查。   冯其庸作品冯其庸以研究《红楼梦》著名于世。著有《曹雪芹家世新考》、《论庚辰本》、《梦边集》、《漱石集》、《秋风集》等专著二十余种,并主编《红楼梦》新校注本、《红楼梦大词典》、《中华艺术百科大辞典》等书。  

他还在研究中国文化史,古代文学史、戏曲史、艺术史等方面做出了成就。近十多年,着重研究中国大西部的历史文化艺术,著有考证丝绸之路和支架取经之路的大型摄影图册《瀚海劫尘》,获得学术界的高度评价。冯其庸还擅于书法和绘画,书法宗二王,画宗青藤白石。所作书画为国内外所推重,被誉为真正的文人画。冯其庸现为:中国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中国汉画学会会长、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红楼梦学刊》主编、敦煌吐鲁番学会顾问。  

2009114日,冯其庸被聘为中国文字博物馆首任馆长。 

  评论这张
 
阅读(92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