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树德务滋

csshen523的博客

 
 
 

日志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2010-09-13 10:45:05|  分类: 浮光掠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416日我第七次去苏州,从过云楼——顾文彬故居出来,沿干将路向西就向北进‘庆元坊’路,在与‘嘉余坊’路交汇时,我就马上知道,又到‘听枫园’了。在庆元坊12号,听枫园(苏州国画院)这次正在装修,我就堂而皇之入内四处游荡了。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园门东向,入园门便见假山高耸,藤蔓垂地,院中清池一弘,半亭林池花木映照。俨然一城中山林,“不出城郭而获山水之怡”。左手就是听枫园主厅“听枫仙馆”(现改名“听枫山馆”)是园之中心,现正装修。此馆将整个园区分成南北两院,进入大门现在看到的就是北院。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听枫山馆”馆西迎着大门方向一个圆月洞门,挂着‘苏州国画院’的牌子,门额‘适然’。进得圆门,就见‘听枫读书’砖雕门楼。向南走就进入听枫园的南园了。南院花木茂盛,山石多姿,主要建筑有味道居、红叶亭(现名待霜亭)、适然亭等。待霜亭东的房内看到有画家工作。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循原路回到北院,“听枫山馆”馆东昔为吴云书房“平斋”,也正在装修。从‘平斋’穿过,其前也有一个小院,沿南墙叠山,循蹬道而上有“墨香阁”,阁下层隐伏山中,上层突兀山巅。斋、阁自成院落,别有一种风味。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出‘听枫园’就拐上‘宜多宾巷’,向西到底就是‘鹤园’。这次传达室的人员误以为我是公务,我就长驱直入了。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四面厅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携鹤草堂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携鹤草堂

拐过门厅,就听到声震瓦屋,响遏行云的京剧齐唱,从额“枕流漱石”的四面厅中传出。厅内有近二十位男女老者聚会,我不便打扰。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五十五)再访听枫园(苏州国画院)、鹤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园内四面厅前(北)水池居中,小桥凌波,竹石花木环池而布,右亭(风亭)左馆隔池相望。北部为主厅“携鹤草堂”,结构精巧,前廊东西门楣有庞蘅裳自题“岩扉”、“松径”砖额,典出孟浩然《夜归鹿门山歌》中“忽至庞公栖隐处,岩扉松径长寂寥”句。堂前有湖石“掌云峰”,以形名。池南四面厅额“枕流漱石”,与主厅隔水相对。“听枫山馆”又称“鹤巢”,隐现于园北翠竹丛中。整个院落东宅西园并列,东宅三进,现在都是办公区域,‘苏州市吴文化研究会’‘鹤园书画院’‘苏州市政协联谊俱乐部’在内。

20091118日我到听枫园和鹤园,都只进了大门,没能允许入内。“只能怏怏离去,期待何时才能进入一睹‘芳容’”,这次总算如愿‘到此一游’。

2010420日星期二初稿

  评论这张
 
阅读(87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