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树德务滋

csshen523的博客

 
 
 

日志

 
 

追寻‘倪瓒’遗迹  

2011-12-21 07:59:01|  分类: 浮光掠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倪瓒号云林居士,与黄公望、王蒙、吴镇为元季四家。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开始了解倪云林始于1992年。

19921027“倪瓉生平、艺术及其影响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锡湖滨饭店举行,共有40多位学者和收藏鉴赏家带来30多篇论文,参观了“云林故居纪念堂”和倪瓉墓地,29日结束。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1992年的云林故居纪念堂

当时的‘云林故居纪念堂’位于东亭长大厦云林路西侧,始建于199110月,199210月刚竣工。占地5300平米、建筑面积425平米,为52层仿古建筑,钱绍武创作设计了倪云林坐像,匡亚明题写‘云林堂’匾额。

那次研讨会结束后,我有幸参与了与参加研讨会的傅申、刘九庵、杨臣彬、薛永年、萧平诸先生的一次聚会,谈话中傅先生对我们几个年轻人问:你们知道倪云林先生吗?我只是说:是元末明初时代转折的人物,更多的就说不上来了。傅先生就简单为我们介绍了一下倪云林的事迹。傅申先生还为我题写了“悦蘭”室名,落款“君约傅申”,因没带印章,仅钤萧平先生“壬申”年号章。1031日,我陪同傅申先生游览了宜兴善卷洞、莫蠡洞。傅先生的目的是想了解倪瓉作画地点的原形地貌,并对我说“下次来要,要设法租一摇橹小船看湖山,体会倪瓉船上作画的意境”。

2003年10月17日在无锡图书馆文史阅览室,查到沈映东先生于阿肯色州小岩城康卫罗室编著的『倪云林隐迹记』(香港文渊阁学术资料供应中心印行、20003月初版)。文中p15页有“若说云林高踪尽在五湖三泖    九十三叟王汝霖书”图版;P156页 “清閟高风  壬申秋君约傅申”、‘云林纪念堂廊下有擘bo巢字为旅美学人傅申教授所书’(该书原注)图版,从而知道了199210月参加“倪瓉生平、艺术及其影响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傅申先生在参观“云林故居纪念堂”时也题了字,而且与我收藏的是同一时间――‘壬申秋’,书写时间肯定仅差几天,也无名号章。

2005年4月17日上午10:30我去无锡书画院看‘台北故宫博物院二玄社复制精品展’、定购了一张二玄社复制的邵宝题字倪云林‘容膝斋图’。

倪瓒是我们无锡的一位名人。我知道他的故居遗迹在东亭,因此追寻云林遗迹就成了我的一个夙愿。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然而在网上搜索,现在找不到东亭有‘云林故居纪念堂’,只有一个‘袛陀寺’,很明确的只有‘元高士墓’在东北塘的芙蓉山南麓。

为此,我约了侄子亦平,于1214日下午,直接去了位于东北塘芙蓉山畔‘芙蓉三路’的‘倪瓒墓’及‘倪瓒纪念馆’。

虽然我了解到纪念馆开放日是一、三、五、日,网上博友还提醒说:“中午要闭馆的,务必一个上午,或下午看完。”今天是星期三,但我们看到纪念馆大门紧闭,敲门毫无回应。为了防止吃‘闭门羹’,我上午还打了不下十次电话,始终是‘忙音’,没有打通过,不幸‘拒之门外’。现在在大门上挂着的开放时间牌上注明了‘预约’,可见这里‘门可罗雀’的窘境了,即使我这只‘野雀’自投罗网,它也不‘罗’。我想知道原在‘云林故居纪念堂’中‘旅美学人傅申教授所书’‘云林纪念堂廊下擘巢字’等一批资料展品是否移展到此、如果移来则一睹原貌,现在看来这些愿望全都落空。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倪瓒纪念馆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背后的芙蓉山及工程车

从外表上看,纪念馆这座严谨的清代江南建筑结构、用材,甚至是构件的形制、比例、雕刻装饰都十分协调。据有关资料介绍,这里的建筑是晚清风格,所有的构件,几乎全是用古建筑拆下来的原件恢复的,因此原汁原味。那三根长长的梁下枋,还是杭州城里清代王文韶宅的原物。而门厅里的石抱鼓,则来自无锡学前街上某宅。——这是一所新建的真古董。

我们只能瞻仰倪瓒墓。

明洪武七年(1374),倪瓒在江阴长泾借寓姻戚邹氏家,中秋之夜,他身染脾疾,便到契友名医夏颧家就医,夏筑停云轩以居之。倪瓒一病不起,于阴历十一月十一日(1214)死于夏府,享年74岁。他的遗体埋葬在江阴习里,后改葬在无锡芙蓉山麓的祖坟,周南老撰墓志铭。

近年又兴‘文化’热,锡山区将倪瓒墓保护工程列入2008年度重点文化建设工程,建设面积4800平方米。自2007年年10月起,拨出专款对该墓园进行修缮,并在其墓址旁建设纪念馆,2008512日落成开馆。

墓区由照壁、放生池、墓园大门、牌坊、墓道、倪瓒墓表碑亭、重修倪瓒墓记碑亭、墓茔等组成。略具规模,但显草率粗糙,与徐霞客墓相比差远了。

而且我还知道,虽然1995年倪墓就成为省级文保单位,但却因旁边建造双刹贤寺,墓地迁移了二十多米。‘倪高士’毕竟还得‘让贤’‘释迦摩尼’。

墓区及纪念馆的后面,所谓的‘芙蓉山’,只剩下一段土堆,而且在隆隆的轰鸣声中、不久可望‘荡平’了。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倪瓒墓旁边的寺恢弘兴旺与倪瓒墓建立起强烈的对比

我了解倪瓒祖居及‘清閟阁’在东亭长大厦,那里原有‘袛陀寺’。从傍边的‘双刹贤寺’中正在准备佛事器物的三位老阿姨口中,我们了解到柢陀寺还在东亭,‘可能还有一座(倪云林)像’。

我们就从‘友谊中路’向南,继续追寻‘云林’遗迹。春笋路转向东,终于见到黄墙黛瓦,果然是‘柢陀寺’。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袛陀寺’广场在建照壁,寺内基本成型,但还在施工。根据寺内的介绍,此寺是从东北方向的原寺迁建的,还不是袛陀寺原址,也就是说倪瓒祖居不在这里。遍问寺内的和尚、工人,都不知道‘云林故居纪念堂’,我猜测,‘云林故居纪念堂’可能也是在这里早就为‘释迦摩尼’让位了。

在一位热心的本地人指点和指领下,他把我们带到了约1公里外的‘无锡仓下中学’门口,说遗迹就在学校内。

长大厦就是昔日的祗陀村,这里是倪家的祖居。村子旁,有一座祗陀寺,寺已不存,原址在就今天的仓下中学内。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仓下中学校门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飞虹桥——桥柱及一块桥面板是旧物

经校长钱东良批准,又指派了总务科李科长为我们导游,我们浏览了校区内宋构‘飞虹桥’(据说与惠山寺内的‘金莲桥’是无锡仅存的宋代桥梁)、放生池。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文昌阁一楼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文昌阁二楼

随即,我们见到了文昌阁。这近年重修的文昌阁旁,有一个椭圆形的水池,一座小石桥贯通其中,这古桥上刻的是“香花桥”,称是明代遗物。据重建文昌阁的碑记称,文昌阁建于元末明初,恰是倪云林生活的时代。在文昌阁后有一株参天的古银杏,铭牌上注明树龄300年,还有一株黄杨,‘树龄155年’。在‘文昌阁’碑旁边的绿化带,还保存着两块临济宗僧人的塔碑(残石柱)。古祗陀寺早已不存,而原大雄宝殿的殿址,已成为了现代塑胶跑道操场。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香花桥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古井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银杏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黄杨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原僧人塔牌残石柱

这里的‘飞虹桥’‘香花桥’‘文昌阁’等都是近年修建的,其相对关系与原来的位置是否符合也不得而知,我判断基本是勉强凑合在一起,聚集在这十分有限的地方。只是那古银杏和黄杨树,提示我们这里曾经存在个一个‘诋陀寺’

3年前(081月),吴炯先生探望此地时“走出仓下中学,马路对面是一个自然村落,这里就是长大厦,断壁颓垣的景象预示着这里即将拆迁。走进小巷,一块镌有“尺园”二字的青石小碑在荒园中峭然独立。周围的腊梅、花草和一泓井水,都围以尺寸不一的青石板,有的还刻有诗文及各体的“寿”字。不须猜测,这就是我们要拜访的倪慕林老先生的生活。”

倪慕林老先生在吴先生拜访后半年即已去世,残垣断壁的‘尺园’现在都变成了整齐划一的新村落。1992年建成的‘云林故居纪念堂’也早不见踪影。2008年重修的‘倪云林墓’将原墓移动了几十米,还不知道是否是真正的‘移建’,那新修的墓莹抑或竟是一个摆设?

不管如何,我们总算在这里找到了倪瓒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可以遥想当年这里有一座内藏经、史、子、集、佛经、道籍千余卷三层藏书楼“清閟阁”,倪高士每日在楼上读书作诗,把玩历朝书法名画”优裕的生活。

然而还在倪瓒先生在世时,元泰定五年(1328),由于长兄倪昭奎突然病故、继之,母邵氏和老师王仁辅相继去世,迫使倪瓒散尽家产、生活日渐窘困,居无定所。随后的20年里,倪瓒漫游太湖四周、漂泊不定,养成他了孤僻猖介的性格,超脱尘世逃避现实的思想,反映到他的画上,作品呈现出苍凉古朴、静穆萧疏的意向,从而形成新的艺术风格:作品个性鲜明,笔墨奇峭简拔,近景一脉土坡,傍植树木三五株,茅屋草亭一两座,中间上方空白以示淼淼的湖波、明朗的天宇,远处谈淡的山脉,画面静谧恬淡,境界旷远,此种格调,前所未有,给后来的朋清绘画以巨大的影响,成为元四大画家之一。   

今天,我们仅能在这残存的‘遗迹’边,发些‘思古之幽情’了。

最后穿越跑道边缘、过‘鞋渡桥’,我们浏览了学校修缮的‘树德亭’‘听秋轩’‘两贤(李绅、倪瓒)堂’。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听秋轩与两贤堂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鞋渡桥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听秋轩

追寻‘倪瓒’遗迹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树德亭

离开中学,经过‘无锡云林实验小学’,李科长介绍说据说有原‘云林故居纪念堂’的倪云林雕像已移居这里,但时间已临放学,加上我的相机又耗尽电池,我们只得‘过门而不入’,带着些许遗憾回家了。

                         2011年12月15星期四初稿

 

傅申(君约) Shen  C.Y.Fu   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教授。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學士,美國普林斯 頓學藝術與考古系碩士及博士。美国华盛顿弗利尔博物馆·沙可乐美术馆(Freer  Gallery  of  Art·Arthur M.Sackler Gallery)中国美术部主任。现居台湾,张大千研究专家。

傅申先生1937年出生,1948年隨父母遷居台灣,畢業于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1968年到美國,入普林斯頓學藝術與考古系,攻讀中國歷史專業,獲碩士及博士學位。1979年出任美國國立佛利爾美術館中國藝術部主任,之前擔任台灣大學藝研所教授、台北故宮博物院研究員、普林斯頓大學研究員、副教授等職。傅申先生在中國書法、繪畫史以及書畫鑒定方面有很深的造詣。

 

  评论这张
 
阅读(119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