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树德务滋

csshen523的博客

 
 
 

日志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2011-05-20 07:50:51|  分类: 睹物思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

祝世匡先生: 曾任沈阳音乐学院教师。与父亲过往从密。1984年共同发起筹建无锡梁溪琴社。也是我女儿、外孙女学习古筝的启蒙老师。

我们是街坊邻居,名副其实。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家在无锡北门外(即原红梅市场后),房屋的东、北都临街,在丁字路口。朝北的前门在长安桥横街(门牌号为横街38号、后改为35号),东向山墙的侧门就在祝栈弄、此段巷道南北向。无锡的祝栈弄有二条,一条在北塘上,另一条就是这条了。靠我们侧门的依次是祝栈弄11号的蓝家(这是巷道的最后一家门牌、以后也是我的岳丈家)、我大伯父沈惠东家(9号),再就是一个面积100-200平方的称为‘荒场’的一小块平地(小学56年级我们在此地做广播操,文革中建成一个作坊),巷道在‘荒场’与‘万丰昶’酱园门口之间拐向西,陈惠洪家三楼楼房(7号)旁就是祝家(5号)。祝家斜对面就是我们的长安桥小学大门。

祝家和蓝家(蓝家的房子以前是无锡望族杨家的资产)一样都是近百年的旧房。祝栈弄向西穿过‘横浜里’这条小巷就是一个码头,码头边的河就称‘横浜’,河对面就是‘江尖’。祝栈弄在与‘横浜里’交叉处有一个砖雕‘门楼’,上面是‘祝栈衖’三个大字。由此可以想见当年鼎盛时期通过水运从码头进出的各色货物和人员繁忙兴旺的景象。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祝家大门是一个门厅间,有三扇并排的对开门(共六扇门板)。小时候这是儿童们‘斗鸡’打弹子嬉戏的场所,文革中建了作坊发展成‘无锡塑料三厂’的小企业。门厅进去是一个小天井,再里面就是一个‘转盘楼(走马楼)’(转盘楼四周都有房间,中间又形成一个天井)。我小时候里面就是一个大杂院了,因为我小学有二个同学住在里面,走进楼上上下下都是人家。

门厅东傍是一个耳房,临街向南的门开着,我们小学上学经过就可看到里面墙上挂着各种乐器:小提琴、中提琴等,基本都是西洋乐器。听大人们说,这些都是祝先生自己制作的。这个耳房后来打通直接通向后面的备弄,与旁边的转盘楼相隔形成自己的小系统。74年我结婚前夕,我外婆家从我家搬出就租住进了这备弄中的一间,最后面的住房(包括楼上)是祝先生家。

祝家是无锡的富商。其中有一位‘无锡名人’——祝世康先生 (19011982)(又名廷模,字尧人。民国13(1924),毕业于北京政法大学,后赴美留学。民国16年,获印第安纳大学哲学博士学位。次年,赴欧洲考察,经苏联回国。先后于交通、复旦、劳动、中央等大学教授经济学、社会学。历任国民政府工商部法规委员会委员兼劳工司代司长、立法院简任首席秘书兼编译处编修、中央信托局储蓄处经理。1953年起,任上海市政协委员。1956年起,任市人民政府参事。为农工民主党上海市委常委。出版有《加格·雅加尔》、《笑面人》、《来自竞争的繁荣》等译作。晚年,著有回忆董必武、宋庆龄及其他民主人士文章多篇)。在《无锡名人谱》及网络上点击就能查到。祝家家族的人员后来大都去了台湾。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祝世匡先生是庶出。他母亲就这个独子(而且是抱养来的),对他很是宠爱。他母亲就居住在长安桥祝栈弄这所房产内,直至上世纪60年代困难年间去世。

祝世匡先生的夫人祝师母人很贤淑。解放后她在一家小纺织厂工作,要三班倒,故可以经常看到祝先生自己去倒马桶。晚年祝师母因青光眼,双目几乎失明,基本不能出门。

祝世匡先生子女很多。除二个女儿祝龙(属龙)、祝青(属蛇)早已出嫁,祝先生夫妇身边有五个儿子:老三祝生胜(子、无锡技工学校热处理专业毕业、工作单位无锡建材仪器厂,已去世),阿五祝仁胜(子,无锡航运公司工作),阿六(子、无锡机床厂工作,因鼻咽癌已去世),阿全(子、可能是第八或第十、有十全十美之意),最后一个是‘宝宝’、智障。我与祝先生的子女们不熟,因为年龄虽相近,却没有同年级读书过,我大弟弟对他们较熟悉(与祝仁胜小学同学)。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由于耳濡目染,家庭熏陶,他们兄弟人人都会一种乐器。祝家楼房后面就是蓝家的前院,所以当年在蓝家的院子里,几乎天天能看到祝生胜他们弟兄一放学或下班都在楼上房间靠北的窗前玩弄乐器:吹黑管或萨克斯管等等。阿六中年后后来一直业余在民间乐团吹中号,所以经常在‘一条龙’服务的婚丧喜事、单位开业等场合出现。祝静是阿五祝仁胜的女儿,6岁学琴。96-98年进修于南京艺术学院。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音乐教育专业。得到祝世匡先生的言传身教。曾先后在省、市内获奖。88年获中国首届古筝邀请赛二等奖。90年在全国第二届古筝交流会上得到了曹正、郭鹰、周延甲等大师指导。98年从事古筝教学工作,所教学生已通过古筝十级,并在全国少儿艺术风采大赛中获奖。 

我到高中后才见到过祝先生。大约60年以后,祝先生从沈阳音乐学院回到无锡。当时都传说是过不惯东北的生活。这可能是一方面的原因,困难时期东北的生活确实很苦。现在想来,虽然祝先生没有听说划成‘右派’等等,但以他的家庭‘成份’和本人的性格,恐怕很难在那种政治和社会环境中生存,加上各种派系斗争,这才是他不辞而别回到家乡的深层次原因。然而那时‘辞职’——‘不服从组织分配’的人真是‘凤毛麟角’,回到家乡自然是无从找到工作,成了一个‘无业游民’。文革前可能还可以以‘房租’生活,但文革后,生活就变得更为艰难了,除了‘政治’因素的压力外,房租收入也没有了,经济非常拮据。好在那时儿子们陆续参加工作,缓解了生活压力。祝先生一直靠教人乐器或在某家乐器店帮助修理校正乐器取得微博的收入。直到文革结束以后,经文化部门的努力,祝先生才有了一个‘名分’,以后又转到长安桥小学,拿退休工资有了虽低但较稳定的经济收入。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见到的祝先生,都是低着头,沿着路边的墙壁匆匆而过。

祝先生与我的伯父、我的父亲、我的岳家都很熟悉。到了文革后,来往就多了。特别是与我父亲,为了恢复无锡联系琴社,共同开始了一段艰辛的跋涉。

上世纪80年代,祝先生经常出现在我家,与我的父亲切磋各种掌故历史,商讨琴社建立的事务。我父亲对祝先生很恭敬,因为他是专家而且很热情执着。祝先生人说话很少但知识渊博、乐于助人。我父亲就邀请他对我的女儿及我妹妹的女儿学习古筝当启蒙老师。那时买不到学习古筝的乐谱,祝先生就手抄了一张张的简谱让小孩学习,他只做一下示范,偶尔在关键时作一点提示。那时还较少有明目标价的‘报酬’,到我家一般是一杯清茶,再就是家母烧一碗水铺蛋或一碗面作为点心。

91年无锡发大水,横街水淹可以行船,第二年就拆迁了。父亲暂住稻香新村的我家,祝先生就搬到溪南新村他儿子祝生胜家,又相隔不远,祝先生也经常出现在稻香新村的我家。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99年我父亲去世后,我将清理父亲遗物,将无锡梁溪琴社小组联系人资料的练习本及无锡部分天韵社同人等五人1962年耕兰草堂合影等资料装成一个大信封,到溪南新村的祝先生家中,交给了他。

以后,为了请教‘凤鸣鸾哕’古琴的来历,我再次去过祝先生的家,那天祝师母也在旁边。

晚年的祝世匡先生为皮肤病所困扰,身上甚至脸上都抓得一道道伤痕。可能是为了领取退休金,他还不时要到长安桥小学来,就会遇见每天都要坐在街边我的岳母。他们就会互相问候,我岳母就抱怨自己年龄大了、耳朵听不见、眼睛看不清,祝先生就所说自己的皮肤病。我岳母就指着他说:要是沈达中在,还会‘置嘎’(无锡话:处理、照料此病情之意)你,现在谁来‘置嘎’你啊!

祝世匡先生生于民国三年正月初五(1914),于2004年元月27日(初六)晚6时在无锡寓中去世,享年92岁。
                    
(四)祝世匡先生的遗墨——艺术才华的又一面

祝世匡先生是无锡音乐界的前辈。他极具音乐天赋和才能,中西乐器样样精通,尤为突出的是,非但能演奏,还会制作:提琴、钢琴、古琴、二胡···中青年期间与杨荫浏先生、阿炳等等许多音乐名家的交流,在沈阳音乐学院教授古筝琵琶,晚年在极困难的情况下为恢复无锡古琴社的努力,一生为音乐为无锡的音乐界不计名利地奋斗。如果说青年时由于家境的富裕作为一种爱好主要是‘玩’音乐,那么在中年及晚年主要是‘献身’音乐了。

然而祝世匡先生却没有音乐的‘学历’。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祝世匡先生肄业于苏州美专,时间大约是在1930年前后。他在与家父交谈中说,学校老师要求再进修一门副科,他选择了音乐,从此一发而不可收,迷恋上了音乐(就像当年的吴冠中先生遇到了朱德群,放弃了工科学校转上了美术一样)。由于天赋,加上与名家行家的切磋交流,不断地实践,造就成祝先生极佳的音乐才能,从而使他登上音乐学院的讲台。

然而由于他没有‘学历’加上很早就离开了沈阳音乐学院,所以在正式出版的各种著作文章中,涉及到祝世匡先生都只称为‘江南艺人’,或‘民间音乐家’。在无锡‘中国民族音乐博物馆’中,虽然有祝世匡先生的一个展板,但也只放在最后,作为一个‘民间音乐家’出现。

由此可以推测,他在沈阳音乐学院,可能没有‘教授’的头衔,只是一名‘讲师’。比如与我家相交几十年的清华大学马世雄教授,1945年毕业于西南联大,先在无锡美军电台工作,随后到清华,1957年反右时还只是副教授。由此也可推想,这也可能是祝先生离开沈阳音乐学院的又一个原因吧。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祝世匡先生的苏州美专的经历以及他在美术方面的才能,却鲜为人知。

在文革结束,政治和经济压力减轻之后,致力于恢复古琴社、参加民间的各种音乐活动之外,祝先生也重拾旧技,与喜爱舞文弄墨的我的父亲一起习字绘画,以作怡情之娱。

在清理父亲遗物时,我发现了祝世匡先生的遗墨。这让我们得以窥见祝先生艺术才华的另一面。

这批遗墨,共有二种。

一种是京剧脸谱。有祝世匡印款题为‘洗浮山’3张,翁偶虹铅笔拓画像1;京剧脸谱:已完成有铅笔题写脸谱姓名的48张、无题名12张、未完成有铅笔写脸谱姓名9张、无题名3张。总计脸谱72张、铅笔拓画1张、‘洗浮山’有款画像3张。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另一种是写有‘癸酉三月’(1993年)花卉小品35张,均有‘祝世匡印’。

脸谱用‘无锡市公共汽车公司行车记录’纸及‘挂历’纸的反面裁剪而成、类似今天的A4号纸作的画,作画时间的线索有:在一幅脸谱的背面有‘甲子1984年二月初十邓文宣书’《岳阳楼记》;可以推测大约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作品。花卉小品用宣纸画,明确有纪年‘癸酉’(1993年)。

这些画作的纸张大小不一、边缘也不整齐。从这纸张就可以想见当时条件之简陋,但也可以看出这些作品都是率性随意所为。

虽然祝先生已多年没有从事美术工作,也许对绘画已感生疏,但毕竟受过严格的科班训练,从这些遗墨中仍可看出其深厚的文化、艺术修养和功底。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祝先生继承了苏州美专的优秀画风和传统。

苏州美专系统的画家受到欧洲印象派、巴比松画派与风景画派的影响,他们的题材多来自于自身居住的优美雅致的田园风光,充满着中国诗歌般的意境,结合中国传统绘画的构图方式,笔法和色彩富于创造性,形成了清新细腻、颇具理想主义的独特面貌,洋溢着画家对自然由衷的赞美之情,这种画风是中国油画发展史上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特定地域的画家根据地方水土风貌形成的一种区域色彩鲜明的特色。

祝先生的花卉画小品,有梅花、莲花、兰花、芍药、玉兰、菊花传统题材,有牵牛、山茶、水仙、雁来红等野花,也有白菜、葫芦等农蔬,生活气息浓厚,又配上一些诗句,突显出文人气质。他的画有恽南田的笔意,色彩明快,减弱明暗对比,突出层次感,取消背景衬托,花叶缤纷烂漫,而格调文静娟秀,雅俗共赏 他以深厚的西画根底画国画,用笔沉静,力量、速度大体平均,其韵律主要依靠物象不同的色彩、形状的组合而获得体现。

而有明确印款的京剧‘洗浮山’及其他虽没有印款德京剧脸谱看,祝先生的人物画造型准确,构图明快,显示出扎实的素描速写的功底。

 从这些幸存的遗墨,我们有幸了解到祝世匡先生的艺术才华的又一方面!

                             201152星期一初稿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我所知道的祝世匡先生(下)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评论这张
 
阅读(99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