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树德务滋

csshen523的博客

 
 
 

日志

 
 

读《“天韵社”雅集往事续》  

2012-01-14 08:14:19|  分类: 睹物思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韵社”雅集往事》这篇文章,发表在《无锡新周刊》20111125A10版《发现无锡》栏目以后,唐慕尧先生(沈养卿先生的女婿)的长子唐新培看到后,立即打电话告诉了沈云谷(沈养卿先生的长孙)及其他亲友,并以‘唐漾’的笔名给无锡广电局《无锡新周刊》发了一封信,说文中那张《宜兴协和社无锡天韵社雅集》珍贵老照片的底片现在就藏于他处。朱红老师以记者的敏感和执着以及拥有的人脉,很快就联系了‘唐漾’并上门采访了他,于是《无锡新周刊》20111202 A09版《发现无锡》栏目就发表了《“天韵社”雅集往事续》。

文章中:

1、 沈建斋应为沈鉴斋;

“摄于老无锡青果巷沈家旧宅这张老照片(其中有沈养卿的父亲沈鉴斋夫妇、沈养卿夫妇、沈养卿之子沈白涛、沈养卿的女儿沈若瑜、沈剑华)”

从沈剑华拍摄当时年龄约5-6岁(1914年出生),而今年如健在应98岁,由此推算应拍摄于约93年前,即1918年左右。

2、 “《宜兴协和社无锡天韵社雅集》老照片中有位叫唐慕尧的人,是市民唐漾的父亲。”

《宜兴协和社无锡天韵社雅集》照片中没有唐慕尧,应该是在《耕籣草堂天韵社5人合影》中出现的唐慕尧。

 “对于这张珍贵的老照片,现在已无人能够详细讲述当时雅集的具体情形。但仔细分辨与推敲,雅集地点有可能就在城中公园的“兰鋎”。老照片中间坐于杨荫浏夫人两旁的王慧芬、王慧云当为姊妹,从衣着的华美,可以断定为无锡大户人家的闺秀。”

“兰鋎”应为“籣簃”。

照片中王惠芬、王惠云是王云楼的女儿。王云楼住西河头、擅长笙,儿子王骏叔、京剧票友

据唐新培判断,雅集地点应该是城中公园的‘同庚厅’。

而据宜兴双溪雅集昆曲研习社高峰先生推断:宜兴协和社与无锡天韵社相互间的交流最晚在1925年就开始了,最早的交流起于何时,则无法得知。在这中间杨荫浏先生为两社的交流起到了重要的增进推动作用,其渊源则起于杨先生在宜兴任教期间。1926年杨荫浏先生因家贫从上海光华大学辍学后,先在无锡辅仁中学任教,后又至宜兴县中学担课。在宜期间,每天傍晚杨荫浏就到协和社教曲或伴奏。这样也就有了后来天韵社多次到宜兴会唱昆曲的活动。19281118宜兴协和社邀请无锡天韵社19人来宜兴会唱昆曲,在会上杨荫浏先生演奏了其最拿手的琵琶。时隔一个多月,1929年元旦无锡天韵社诸人又到宜兴举行雅集,本张照片即在此次活动所摄,地点有可能就在宜兴的瀛园。

3‘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我外公看一个病人,诊金就要一个银圆,一天要看80号病人。’

49年起流通人民币,不再使用‘银元’,是很严格的,不可能用。1银元基本上兑换100铜圆(铜板)、1铜板兑换差不多10铜钱。
1银元那时很值钱,1950年,人民银行挂牌收兑金银,黄金每两(16进位制,每两等于3125)95元,白银每两125元,袁世凯头像银元每枚1(以上均已折成新人民币)。而普通工作人员月薪大都低于50元(折成新人民币),100元已是高薪,毛泽东的等中央领导300多元工资。私人诊所1953年后就全部取消了。
我父亲解放初开过短期的诊所,我家从没有见过‘银元’。我也向沈云谷先生核实过,应该是人民币‘元’(折合成的新人民币)。唐新培也说,当时说的是‘元’。

4、 储健秋应为诸健秋。

5、“上期文章中,沈钧时提到当年“杨荫浏所托鼓槌不知所终”之事,唐漾保存的杨荫浏于19761月写给父亲唐慕尧的一封信,恰好提到了鼓槌之事。···但当年杨荫浏托沈达中保存的那副鼓槌,则是杨荫浏写信要作研究,去范鸣琴家取来寄给杨荫浏的,后来被完好地返还到范鸣琴的后辈手里。”

这鼓槌之事就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6、“沈钧时提到的京剧唱片,唐漾家里恰好也有,正是78转的老式胶木唱片,是百代的京剧唱片。但文革期间,老唱片上的商标都被擦掉了。唐漾曾试图找台老式唱片机听听唱片的内容,但尚未能如愿。”

   唐新培看到上期文章,可能以为那些京剧唱片指的是他保存至今的唱片。其实我家的那些唱片,是我京剧启蒙的音响资料,我初中经常对照着一本‘京剧折子戏唱词’(名称记不清了)听唱片,慢慢明白唱得是什么意思了

读《“天韵社”雅集往事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读《“天韵社”雅集往事续》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文革中唱机和唱片连同任伯年朱砂‘钟馗’等一批书画都‘消灭’了,而那桌面放唱机、内部放唱片的‘唱片柜’,至今还在我家里。

7、沈均时仍写成‘钧’,误。

                                  20111216星期五初稿

更正:

《“天韵社”雅集往事续》文中说:“这张老照片摄于老无锡青果巷沈家旧宅。后排左二为沈养卿,左一为沈养卿妻子;中排右二为沈养卿的父亲沈建斋,右三为沈养卿的母亲;前排左二为沈养卿之子沈白涛,左一、左三分别为沈养卿的女儿沈若瑜、沈剑华。”

20111224星期六,我在审核这次‘天韵社系列’初稿时,检查以前有关记录发现,杏芬姑姑(沈若瑜)在2002818电话中告诉我说“沈养卿16岁丧父’,根据这个信息我这次推算沈鉴斋的卒年为1899年。但据这次见到的旧照,大约1918年拍的这张照片离沈鉴斋应去世已近20年,故绝不会出现沈鉴斋。随即沈杰先生来电子邮件确认“沈鉴斋的卒年是1899年(光绪二十五年),我保存着家谱。”所以照片中的人物究竟是谁待考。

                               20111226日星期一又记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