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树德务滋

csshen523的博客

 
 
 

日志

 
 

‘山水知音’浅议——张大千浦心畬的异同  

2014-02-13 10:53:51|  分类: 睹物思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锡博物院“走进大师”系列之《张大千、溥心畬精品展》的说明:张大千和溥心畬自1927年在北平相识便结下深厚的友谊,在上个世纪三十、四十年代的中国画坛,丹青妙笔,珠联璧合,享有“南张北溥”之美誉。张、溥二人友谊,有如俞伯牙和钟子期,高山流水,终身不弃。

然而张大千与溥心畬两人不论是家庭出身、个人性格、生活环境、人生经历、学术素养和艺术趣尚等诸多方面都大相庭径,应该无法相提并论。所以当初所谓的“南张北溥”,如果你以画家的身份去求之张大千,大千就会掀髯曰“可”,少有疑义。张大千一生以自己是一个养家糊口的画家为傲。但如果以画家身份去求之溥心畬,恐怕很难得到认可,他曾经对他的学生说过:“如果你们将来成为一个名画家,对我来讲,是一件很耻辱的事。” 溥心畬一生以经学家自许,诗文书法致力尤甚于绘画。卖画对他来说,顶多是偶尔迫不得已的“丹青易米”之举。但是,这两个人确实是现代文人画中的“一时瑜亮”,均是典型的“今之古人”。只不过张大千以技艺和人脉名世;而溥心畬以身世和才学名世。所以就书画而言,张大千是“有心插柳”,而溥心畬则是“无意栽花”。

我们后人在品鉴张大千与溥心畬两人的诗书画时,有必要厘清他们在诗书画方面各自迥然不同的背后传统,否则就是仅仅从纸上到纸上或从笔墨看笔墨的肤浅之见,也就根本无从谈起。

在诗歌方面,张大千一生无意作诗人,他的诗歌多为配合画作的需要而写。但是,张大千的诗究竟是从谁而学,古人当然是学诗的不二法门。张大千云游四海,交游多为一时名士。张大千早年在上海时,诗歌得益于常州谢玉岑较多;后来暂居香港时,得益于闽侯曾履川较多。所以他的许多题画诗中,就应该不乏有谢、曾两人的代笔之作。张大千在许多诗篇中,往往附有小注,这对我们研究张大千的绘画作品具有极珍贵的参考价值,所以不可轻视。张大千在学古人诗歌方面,不无受李白、杜甫、苏轼、黄庭坚和王安石等人的影响。其实他在诗歌方面的最大成就还是他众多的题画小诗,以切情切画切境为旨归。但因为多属“急就”之作,所以往往在炼字用辞方面还显得有些“瑕疵”。张大千生前并没有将自己的诗歌编集印行。

溥心畬一生作诗词无数,而且对自己的诗词作品也极为看重,他曾经自评是“诗第一,书次之,画又次之”,由此可见一斑。他也曾经对弟子江兆申说过:“我没有从师学过画,如果把字写得好,诗作得好,作画并不难。” 溥心畬早年曾奉母隐居于北京西山近十年,在此期间写的诗,后来编集为《西山集》。在西山隐居时,他结交了几个方外诗友,其中与湖南诗僧海印上人交谊最深,诗风也颇受其影响。清逸苍凉,萧闲散澹,有汉魏和唐宋人的韵致。他的词则有明显的南唐二主和宋徽宗小令的影子,气质华贵,王孙风度。这可能与他的贵胄身世和生活境遇不无关系。溥心畬的题画诗应该是现代画坛上的第一手笔,既是张大千也应该逊色三分。而其他的一些名画家的所谓题画诗作,在溥心畬面前则几如“诗盲”一般。有一点我们应该注意到,溥心畬好像是先胸中有诗,然后才笔下作画的。这与其他的画家先有画作,再后配题诗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所以他的画作上往往会预先留下大片空白以备题诗,有时题诗的篇幅竟占了整个画面的一半左右。如此的诗书画功底,在明清两代,恐怕也只有沈周、文徵明和唐寅等人可与之媲美并论。溥心畬生前曾亲手编定有诗词集印行。

张大千的书法得益于其师李瑞清和曾熙两人。张大千学研书法是为了绘画,而李、曾两人酷爱古碑书法,用笔布局讲究金石意味,所以张大千也深受熏染。张大千三十岁以前是受李瑞清风格影响期,三十到四十岁之间又为曾熙风格影响期,亦步亦趋,不敢逾越师门一步,几乎是李、曾两人书法的“衣钵”传人。但四十岁之后,也可能为了适应市场的需求,他开始学黄庭坚书风,结字偏长侧斜,还开始将《瘗鹤铭》雄健笔势相柔合,形成了自己独具面目的行楷书风格,张大千一生的大字书风就此定型。六十岁后,他进一步将书风臻成精熟,而有了自成一家的“大千书体”。有浓郁金石意味的“大千书体”,其实并不适合于题画。前人郑板桥和金冬心等人的题画书法,只能视为独劈蹊径的大胆尝试,而并非算是成功的范例。张大千一改大字的刻意古拙和过重的金石气,转为顾盼灵秀、跌宕多姿,竟然使画面呈现一种奇妙的协调之美。

溥心畬一生钟情书法,他将之视为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人所必须具备的先决条件之一。他从十三岁时正式延师学书,诸体皆曾研学。他学书时首重腕力的训练,临习大字时,悬腕画圆圈,磨墨时平正用力,这都是为了增强腕力。从已知的资料来看,溥心畬临习古碑帖颇多。他的楷书大字明显是学唐人柳公权、欧阳询和裴休等人,应该也学他的先辈成亲王永瑆;小字精学二王、米芾等人;他的小楷有馆阁体的影子。但是,他在书法上的最大成是行草书,可谓精纯雅逸。在现代绘画史上的所有画家中,溥心畬在书法上用力最深、研习最精,而且是真正能够做到书画两精和书画技艺平衡之人,应该近似于元代的赵孟頫,但可惜他远没有达到赵孟頫一样的艺术高度。就其在书画史上的影响而言,他也没有达到像文徵明那样的历史地位。

在绘画方面,张大千可谓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血战古人,睃视群雄。各类画种无不涉及且技艺精湛,仅就这一点而言,张大千的确是“五百年来第一人”。而且他为了市场需求和作品销路,能够经常改变绘画的风格,在原有的“独门绝技”之外,还尝试创新求变,并且不失一切时机进行自我“炒作”。他没有现代一般文人画家的那种“清高”和“迂腐”,虽然他内心是一个有着传统儒家观念的画家,但他更是一个“开放”型的现代画家。所以说张大千是中国现代画家中最具有“智慧”之人,并不为过。这种智慧还常常体现在他对收藏、政治和亲友的判断力上。因为他毕竟是“以此为生”的画家,否则就无法应付家庭庞大的开支和自己的生活品位。

而溥心畬由贵胄子弟变为一介平民,内心的失落应该在所难免,但是他是一个非常少见的能够随遇而安的“贵族”,所以也是一个相对“封闭”型的画家,诗书画则是他寄寓心灵的一叶扁舟。就绘画的整体风格来看,溥心畬绘画的特色是源自于南宋的马远和夏圭,优雅谨饬。但他似乎也对“北宗”画派、明代“浙派”和吴门文人画情有独钟。所以溥心畬山水画笔墨风格较早(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已经初步定型,而且终生变化不多。以大小劈斧皴法加细密如雨的苔点,亭台楼阁是院体画格,敷色古润,清秀雅致。另外,溥心畬的有些人物画、鞍马画和花卉作品,隐约有古版画和笺纸画的独特韵致。溥心畬还有一些纯粹是临摹古人的作品,但他的临摹是“意临”,并不完全忠实于原作的细节。张大千则在临摹古画的水平上远超过他,几可乱真。我们不妨可以将张大千与溥心畬的画比较欣赏,如果同样尺幅的作品,张画多适合于庙堂正厅之上,溥画则适合于书斋壁间或几案清赏。张画以笔墨功力胜,溥画以书卷诗境胜,皆是现代文人画中的佼佼之作。张大千作品代笔甚多,溥心畬作品则鲜有代笔。张大千精品佳作,如果价格合适,亦可出售;而溥心畬精心之作多为自藏。溥心畬曾多次为张大千收藏题签作跋,有些所谓的“名作”甚至并未见阅,但出于友情仍然有求必应。两人也曾合作过绘画作品,张大千一般仅作一二人物或局部点缀,虽气息相通而门户有别,所以难称双璧。

张大千是一个游历四海、喜欢排场、交际广泛和有讲义气的“江湖”中人;溥心畬是一个“大隐于市”、不妄人交、随遇而安的文人“隐士”。张、溥两人的共同点是均恪守古制,而溥心畬则更为谨慎。就两人收弟子的拜门仪式过程来说,张大千略似“开堂”收徒,而溥心畬则像“家谱”续写。所以从礼仪形式上说,溥心畬比张大千更像是一个“古人”。而从为人处世的方式上看,张大千长袖善舞,溥心畬顾影自恋。如果我们从晚明的文人书画家中寻找两个人与他们作比较的话,张大千近似董其昌,溥心畬则近似李日华。一个声名炙热,一个澹静恬致。

如果我们站在今天的历史“坐标”上,再回首去看近百年以来的书画史,可称为文人书法家的应该有数百数十人之多,但如果称之为是真正的文人画家则屈指可数,而张大千和溥心畬应该是其中杰出的二位。美籍华裔艺术史学者方闻先生曾经说过:“中国人将书与画都称为艺术家的‘心印’。作为心灵的印记或形象,一件书法或绘画作品反映出艺术家——这个人,他的观念,他的思想及其自我修养。”但是,曾经有许多的中国现代画家,好高骛远,睥睨古今,见识精湛而笔墨下乘。他们不肯脚踏实地下苦功夫,对技艺的轻视最终成为作品上粗枝大叶和侥幸成名的借口。

传统的文人画肯定不是将来中国绘画发展的唯一模式,因为它的传统观念、既有程式和欣赏价值已日趋淡泊。并且,自清代以来绝大多数的文人画,基本上变成了一部抄袭史和一部临摹史。但是张大千和溥心畬在诗书画方面所展示出来的超逾常人的综合素养、审美理念,乃至笔墨造型,出蓝胜蓝,他们确有许多可资后人借鉴之处。尤其是张大千能从一个根深底固的传统文人画家迈入现代实验性中国画的创作,其勇气和探索精神的确令人敬佩。他们也留给我们后人一种启示:境界、格调和品位是衡量书画作品高低的一项重要的尺度。如果想成为一个杰出的书画家,必须掌握传统的源泉、探索的勇气和非凡的创造力,尤其是对自己信念的忠贞不渝!——资料引自网易博客《菩提心》<张大千与溥心畬>2012-01-30 09:55:55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