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树德务滋

csshen523的博客

 
 
 

日志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2014-08-03 08:17:05|  分类: 睹物思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邹氏梅溪后人珍藏),——‘林则徐大中丞与钱梅溪名士扎’。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钱泳17591844)清学者、书法家。初名鹤,字立群,一字梅溪,号梅花溪居士,金匮县泰伯乡西庄桥(今无锡市鸿山镇后宅西庄桥)人。

  钱泳为吴越武肃王三十世孙。宋建炎初期其祖由杭南渡避台州,宝庆中迁无锡堠山,明嘉靖间又迁至金匮县泰伯乡。曾祖集选(奉麓公),祖父成基(绍美公),父亲钺(锦山公)。钱泳历乾隆、嘉庆、道光三朝,是清代中叶无锡名噪一时的学者。钱泳自小聪颖,五岁时能写楷书,八、九岁时工篆、隶,并随父悉心攻读古籍。14岁时在苏州得到一批汉魏碑刻拓片,朝夕临摹。后又受到工于书法和诗文的退职按察使金祖静及孙渊如、洪维存、冯鱼山、凌子、徐阆斋、成均法、时帆、覃溪诸先生的指导、研讨,文学书艺大进。17岁游吴门,后赴考举人落第,拂袖回乡,谋私塾(书馆)为生。乾隆五十年(1785年),钱泳27岁时被河南巡抚、尚书毕沅慕名聘入幕府。钱泳为之校勘著作《中州金石记》,鉴品了一批书画和碑刻。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钱泳又受聘去绍兴编纂郡志,次年结束,去北方访古。钱泳在山东济宁见到了一批知名的碑刻,又结识了乾隆十一子成亲王永瑆。永瑆奉旨刻印《知诒晋斋帖》,钱泳上京为之刊定。

  钱泳随后母华太安人居住常熟钓诸,后母逝。钱泳又移居翁家庄,居住于常熟体仁阁大学士翁心存五世从祖尚书公别墅。后钱泳建写经楼,仿汉蔡邕石经写孝经、论语、大学、中庸、刻石置,群学又藏所刻汉唐诸碑于虞山石室。钱泳又钩勒和手书了一批碑版,广为流传于江浙等地,以后又传向朝鲜、日本、中山邻近各国,于是名声大振。

  钱泳又擅长水利,70岁时被南河河督张井聘去协助规划水利工程,提出了一套很有见地的建设性意见。后又向上递呈了《速修三吴水利,以盈国赋,以益民田》的疏文,要求疏浚太湖支流,确保太湖周围的民田。80岁时,给松江府送去《七省海道全图》和《晏海水师》书籍,关心着国家的水利建设。

  钱泳交友甚广,一生结识了很多名士,如翁文纲、王昶、孙星衍、洪亮吉、章学诚、袁子随、包世臣等学者。

  钱泳著作甚丰,有《说文识小录》、《守望新书》、《履国金石目》、《履园丛话》、《述德编》、《登楼杂记》、《铁卷考》等30余种,皆出版发行。这些著作,对后人研究金石、文史、自然科学等有很好的参考价值。

  钱泳原配华安人,常熟宛山东北戴家湾人。生子日奇、日祥。继配吴孺人,生子日寿、日富。[1] 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钱泳逝世,寿高86岁,道光二十六年九月二十二日葬于常熟宛山。常熟体仁阁大学士翁心存为之作墓志铭。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戴行之先生收藏之四——‘林(则徐)钱(梅溪)名人墨宝’(追记之八) - csshen523 - 树德务滋
                                                                钱梅溪墨迹拓

钱泳与明清笔记

读明清笔记,怎么也绕不开钱泳的《履园丛话》。这本古代笔记以内容丰富、资料翔实、文笔流畅而著称。全书分24卷,涉及典章制度、天文地理、金石考古、文物书画、诗词小说、社会异闻、人物轶事、风俗民情、警世格言、笑话梦幻、鬼神精怪等许多方面,堪称包罗万象,蔚为大观。钱泳晚年潜居履园,“于灌园之暇,就耳目所睹闻,自为笺记”,自谦其为“遣愁索笑之笔”。他自序《履园丛话》,是清道光十八年七月,时年八十。

 

据林则徐年谱:道光十五年乙未 1835年 五十一岁 十月二十二日,林则徐请钱泳、蒋因培等人吃饭。《题钱梅溪()梅花溪图》及《题蒋伯生大令(因培)<岱顶搜碑图册>)诗或即写于此时。(《云左山房诗钞>卷四)

 

沈复《浮生六记》,文学经典,海内外广为传诵;自清代光绪四年(公元1878年)刊印前四卷至今,一百三十多年间,文化界、出版界中人一直都在努力搜求五、六两卷佚文。

当今盛世,收藏大兴,梦想成真,卷五佚文发现!

公元200861718212425日的香港《文汇报》,连载完毕彭令先生所撰的文章《沈复<浮生六记>卷五佚文的发现及初步研究》,海内外喜爱《浮生六记》的读者兴奋不已,期待着先睹佚文为快。彭令先生现系山西省平遥县人,为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

彭令所发现的沈复《浮生六记》卷五佚文,为清代著名学者钱泳手录;佚文藏在《钱梅溪手稿》“杂记”部分之中。该“杂记”册,为竹纸本,经折装,每半叶高25厘米,宽15.5厘米,半叶1214行不等,行2936字不等,佚文共计18面,约6200余字;另有“浮生六记”笔记及其它条目资料10面,整部册子合计共28面。

清代乾隆至道光间人沈复撰著的《浮生六记》一书,分作六卷,每卷题作一“记”,记其生活经历,在沈氏生前,未有刊本,至光绪时始有活字排印本行世。然而,当时所得传本,已经佚失其卷五、卷六两卷,“六记”中仅残存前四记。1935年,上海世界书局出版的《美化文学名著丛刊》,收进所谓《浮生六记足本》,号称“首尾俱全”,包含有此前刊本所未见之卷五《中山记历》和卷六《养生记逍》。可是,后来经一些专家学者考证,指出世界书局本这两卷内容,应出自后人伪撰,并非沈氏原书。这一伪作的赝品虽然已被揭穿,但《浮生六记》后两卷的真实内容,今人不仅未能见到只言片语,甚至还有人怀疑沈复原书“只有四篇,后二篇系以沈三白自况之潘麟生所作”,乃是由潘氏始“并为六记”,意即《浮生六记》全书只有今传四卷内容,所谓第五、六两卷原本并不存在。因此,就连《浮生六记》的书名和基本构成,似乎都还有待进一步澄清;至于找寻佚失已久的五、六两卷内容,更是学术界和文化界期盼已久的事情。

概括地说,钱泳摘录的《浮生六记》卷五佚文,内容包括有描写使团入琉球时琉球国迎接礼仪、册封琉球国王的过程;记述琉球国历史和地理状况、国王宫室与大臣的居所、国中使用的钱币、该国的刑罚、粮食、动物、酒类、民居、“女集场”、寺庙、冠服、交际礼仪以及语言文字等诸多内容,其中不乏奇风异俗。如“琉求国演戏”,所观之戏,依次有《三祝舞》、《扇舞》、《天缘奇》、《笠舞》、《君尔》、《羯鼓舞》和《淫女为魔》等;写琉球国红衣人(妓女),及其所居红衣馆(妓院),详细到红衣人的缠头费、穿戴、姿态、歌舞、身世及起居饮食诸项,红衣馆的结构、摆设、植物及通宵情形等,包罗万象,几乎应有尽有。

据专家介绍,沈复《浮生六记》卷五钱泳抄件的发现,将成为文学界,特别是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界的一件重大事情。

附:另据悉,《浮生六记》卷五佚文钱泳抄件,内容皆为描述今日本琉球。日本汉学者格外重视文化典籍,更是深知,关于琉球的清人孤本旧籍在日本人民心中的份量,更何况是“虽有雕琢一样的完美,却不见一点斧凿痕”、“俨如一块纯美的水晶,只见明莹,不见衬露明莹的颜色;只见精微,不见制作精微的痕迹”的沈复手笔呢。其语言艺术高度,古往今来,难有人及。一些日本书商,近期已大概统计了一下,自1980年中国大陆重版《浮生六记》至2007年底,海内外共出版汉文简、繁体与英、法、德、俄、日、丹麦、瑞典、马来西文等多种文字版本实际达300万册以上;他们在北京仔细鉴定沈复《浮生六记》卷五钱泳抄件后,已不考虑其它,而是在思索,以卷五佚文为卖点的五卷本,在近30年内,其实际发行量将达多少?能产生多大的经济效益?他们已开诚布公地与收藏者古渊先生初步协商,为避免中国法律的干预,维护其独家出版权,原件留中国大陆。日本出版商将公开“诚心”地重金购取佚文的全部清晰彩照,先在日本出版日文版五卷本《六记》,随后再直接由日文翻译为英、法、德、俄、丹麦、瑞典、马来西文等文字版本;并约定三十年内,收藏者必须保证将钱泳手录佚文原件深藏密锁,不得另交其它任何出版社出版,违约则须支付购买款三倍的违约金。此议若实现,何时出版《六记》卷五佚文中文版,将成为迷。将成为一个“合法卖国”的议题。稍有民族感情的中国人,都应该努力宣传此物,以争取大陆内有实力的出版社(商)尽快中文出版,以免日本人先用金钱合法地“打”我们的脸,随后大发中华文化遗产(文学经典)之财。

 

钱泳手抄--钓鱼岛归属铁证

发现历程

2005年,彭令在南京朝天宫发现。

2006年,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辛德勇确认为钱泳手迹。

20086月,香港《文汇报》副刊发表彭令《浮生六记》佚文发现及初步研究。

200910月下旬,台湾保钓协会的专家、学者提醒彭令关注文献中琉球资料部分,发现钓鱼岛属于中国的证据。

2009123,香港文汇报报道,《(清著佚文手迹面世 比日本文献早76年)铁证钓鱼岛属中国》。

20109月,太平洋学会专家审阅评估,明确为钱泳手迹。

20101220,文献在北京以1325万元被拍卖。

散失抄本成钓鱼岛归属证据

2005年,山西书贩彭令在南京偶然发现了一本名为《记事珠》的文稿,后经多位学者鉴定,属于清代中期书法家钱泳的杂稿本手记,因其中有部分条目来自《浮生六记》,被认定为《浮生六记》散失的第五本《海国记》。而这部分文字中,部分有关钓鱼岛的描述成为我国拥有钓鱼岛主权的又一新证。

据彭令此前介绍,《海国记》“册封琉球国记略”页,记载有“……十三日辰刻,见钓鱼台,形如笔架。遥祭黑水沟,遂叩祷于天后。忽见白燕大如鸥,绕樯而飞,是日即转风。十四日早,隐隐见姑米山,入琉球界矣。”这段文字中,确认以黑水沟为中国(清廷)与琉球国的分界线符合历史事实,钓鱼台()明显在中国的领域内,不属于琉球。

据媒体报道,钱泳手迹原件的抄录时间为道光三年(公元1823),其存世时间也比日本人所谓发现“尖阁诸岛”(即钓鱼岛)的时间早了61年。

              2014621星期六初稿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