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树德务滋

csshen523的博客

 
 
 

日志

 
 

传承天韵精神 弘扬昆曲艺术——遥祝无锡市戏剧家协会天韵昆曲社分会的成立  

2015-04-07 06:35:16|  分类: 睹物思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锡“天韵社”初创于明天启年间,历经明清、民国,最后一次活动见诸报端为1948年,前后持续活动达三百余年。社中较为杰出的人才是曾任社长的吴畹卿和我国著名的民族音乐家杨荫浏先生。

1949年以后天韵社的活动渐渐偃旗息鼓,但仍健在的社友以杨荫浏先生为主导的相互联系和切磋交流一直没有中断。

杨荫浏先生阚献之先生每次回无锡,总居住在天韵社同仁、好友沈养卿家中。

1962年春节天韵社尚留的几位成员(杨荫浏、阚献之、沈伯涛、唐慕尧、沈达中)又在无锡耕籣草堂(青菓巷15号沈宅)欢聚,留下了珍贵的合影记录。

“文化大革命”期间,天韵社成员之间就像所有人一样基本断绝了联系。但就在文革即将结束的前夜、杨先生的身体遭到重大打击刚有一点好转就又开始了他的音乐史的研究。1976年初,政治气候就像当时的严冬一样,人们都噤若寒蝉,但他仍坚信严冬必将过去,他再次写信联系上了天韵社旧友唐慕尧和沈达中,开始了切磋交流

1984年起,父亲等人为协助祝世匡先生筹建无锡‘无锡市古琴研究会’辛勤奔走。

1984年杨荫浏先生在北京逝世。无锡《天韵社》在无锡的成员仅存唐慕尧先生和我父亲沈达中了。两位挚友之间关于天韵社的回忆和交流也一直没有中断,并于1986年在蠡园春秋阁举行过一次小型拍曲雅集。

   1998年3月14我父亲在《无锡广播节目报》发表了“昔日天韵社”,表达了我父亲对昔日天韵社及其故友深切的怀念。

1989唐慕尧先生去世。1999330上午在‘梅花三弄’古琴声中,父亲安静地离我们而去。2004年,远在北京最后一位天韵社成员德高望重的曹安和先生去世。

《天韵社》遂成了绝响!

 

令人欣喜的是,在无锡昆曲爱好者和有识之士的努力下,‘无锡市戏剧家协会天韵昆曲社分会’成立了。

‘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中国昆曲艺术,是中国文化中最精致最高雅也最独特的一部分。在这纸醉金迷、物欲横流的年代,只有物质和精神的付出,没有名利地位,没有金钱的回报,要坚持一个高雅艺术的传承和发展,实属难能可贵。

作为一名天韵社成员的后人,我期望,‘无锡市戏剧家协会天韵昆曲社分会’秉承“保护昆曲遗产,传承天韵遗风”的宗旨,传承的不仅是一种艺术,首先传承的是天韵精神!

立业先立德,做事先做人。‘德艺双馨’,以德为先。要学习和传承昆曲艺术,就要学习和传承天韵社先辈的人文精神和艺术精神。首先就是修身养性,积累深厚的文化素养和高尚的道德情操,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和个人品格。就像杨荫浏先生最后一个研究生田青研究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昆剧古琴研究会会长)所说的那样:作为中国历史最悠久,文化负载最丰厚的乐器和艺术,它的人文精神可提炼为“敬”字,内容有五个方面:敬己;敬人;敬天地,敬自然;敬圣贤,敬先人;敬后人。“敬”字联系到一个词叫做敬畏。孔子讲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现在我们的社会缺的就是敬畏之心。没有敬畏之心就没有文化,没有文化就变成动物。

  无锡的昆曲艺术继承和振兴大有希望。兰之猗猗,扬扬其香”,愿‘无锡市戏剧家协会天韵昆曲社分会’成为当今社会的‘幽兰’!

2013126星期五  初稿

20131210星期二 修改

后记:受‘无锡市戏剧家协会天韵昆曲社分会’邀,拟参加成立大会,故我写了这一短文。原通知1215日上午成立大会,但没有确切时间(几点?),地点(民俗音乐馆还是无锡博物馆?)的通知,我也因故不能参加大会,无法‘寄’也不能‘语’, 所以原副标题‘寄语’只得改为‘遥祝’。此记。20131215日星期日

田青先生是我国著名音乐学家。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导、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保护国家中心主任、宗教艺术研究中心主任、《艺术评论》杂志名誉主编、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科组成员。中华佛教音乐团艺术总监、中国音乐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理事、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央音乐学院音研所学术委员会委员、台湾佛光大学客座教授、中央戏剧学院客座教授、云南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山东艺术学院客座教授、《音乐研究》及《中国音乐学》杂志编委。201311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附注:关于“《天韵社》遂成了绝响!”

也许人们认为现在无锡还有‘天韵社’(注:201312月无锡成立的《天韵昆曲社分会》),不是‘绝响’,但此‘天韵社’与原社没有任何关系,严格地说,只能称为‘新’‘天韵社’,‘复’社是无从谈起的。就比如,梅兰芳先生1921年年初,与杨小楼合作组织“崇林社”剧团,19315月,与余叔岩、齐如山、张伯驹等人创办“国剧学会”,如果现在有人喜爱京剧、希望振兴‘国粹’,自行组社也称‘崇林社”或“国剧学会”,能称为‘复社’吗?

而说到1948年的‘复社’,这是由天韵社原有成员在因战乱基本停止活动10年后再‘恢复’聚会活动,与现在新成立的天韵昆曲社分会完全不同。

振兴昆曲宗旨不错,昆曲也不会成‘绝响’,但原‘天韵社’确实已成了‘绝响’。

至于新成立的天韵社,只要秉承“保护昆曲遗产,传承天韵遗风”的宗旨,就会让我们看到振兴昆曲艺术的希望。继承昆曲艺术任重道远,我们看到一年多来,开展了许多活动,取得了很多成绩,特别是《天韵社曲谱》历经百年‘回到’无锡,令人欣喜。

                         201544日星期六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